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MN】明日愁来明日愁 18

18

 

“讓他走。”

身為過客,他們和尼亞之間即將走到終點。今日已是強駑之末,是耗盡氣力也徒勞無益的掙扎。不必也不應再緊抓不放了。是時候結束了。

可惜呀,可惜呀,我們極力挽留的他,已沒有未竟之事,亦沒有不舍之人了。

莫里斯以為自己會潸然淚下,像當初得知L的死訊那樣,打上數小時的沙袋,再畫上數小時的塗鴉,然後在不經意的時刻——或許是萊恩說了什麼,或許是久違陽光終於透過雲層直射大地——溫熱的淚水奪眶而出,止也止不住。

但是沒有。明明難受得百腸愁結,明明痛苦至幾近窒息,仿佛呼吸成了世上最為奢侈的事,偏偏雙眼依舊乾澀得堪比撒哈拉沙漠。幾位老人面無表情、步履蹣跚地挪到主廳,坐進沙發裏就沒再動過。

韋恩覺得自己像是生了鏽出了故障的機器人,話到嘴邊就控制不住地向外冒:

“喂,我知道問這個問題有點蠢,但是你們真的好好想過嗎?憑尼亞的本事,他大可以在我們毫無防備的時候送自己一槍。他覺得時機成熟了,交代身後事也不是什麼不能理解的事,只要他想,我們絕對猜不到他之後是想自行結束。可他沒有藏,雖然沒有明說,他卻默認我們的揣測……”韋恩說著說著,恍如眼前出現了一條若隱若現的細線,他伸手就能抓住。他有些激動地看向萊恩。

“會不會這其實不過——”

“不會。”萊恩毫不留情地打斷道,“他是對海倫說‘有別的地方想去’,但是我們都知道那是哄小孩的,事實上,他哪兒也不會去,他沒地方可去,該去的他早已經去過了。”

韋恩真想自己一口氣上不來就這麼去了算了。在此之前先順手送旁邊那位“虐死你不償命”的黑髮老人一程。

“其實,”莫里斯開口,臉上帶著不可名狀的嘲諷,“就算這次是我們得逞了,我們成功留下尼亞,那又如何?”

氣氛凝固了,幾位老人瞬間陷入一陣沉默之中。莫里斯渾然不覺地繼續道:

“尼亞終究是一個人。我們各回各家,孩子為各自的發展拼搏,成年人為疑難案件奔波勞碌,每個人都投入自己的生活,除了了無牽掛的尼亞。他除了親眼見證周遭的一切,什麼也不會留下。什麼也沒有。我們所做的,不過是囚禁尼亞,還奢求他的體諒。世上簡直沒有比這更殘忍的事。沒有。”

萊恩有些擔心地看向莫里斯,但韋恩搶在他之前出聲問道:“莫里斯你這樣很危險。我們做什麼都可以,但獨獨不能慫恿那個人自行了斷,我以為這是再清楚不過的事。”

“難道我有說錯嗎?”莫里斯咄咄逼人地盯住韋恩,鮮紅的雙眼在暗淡的燈光中似利刃指向對方。

“那你說我們該怎麼辦,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嗎?在我們已經試圖做出干預之後,假裝一切都是自己的錯覺,然後等著第二天收屍?”

“韋恩,”萊恩靠近自家弟弟,按住他的肩膀示意他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你冷靜點,想把孩子們都吵醒嗎?”

韋恩沒再說話。萊恩轉頭看了看莫里斯,莫里斯已經收回方才略顯劍拔弩張的氣勢,低頭看著對面的展示櫃像是在發呆。萊恩回過頭,低聲道:“還記得你剛剛說過什麼嗎?”他感覺到掌下日益蒼老脆弱的肩膀抖了抖。

“他怎麼做得出……怎麼能做到這樣的事……”韋恩咕噥著,放鬆有些緊繃的身體。看見韋恩慢慢平靜下來,一個念頭毫無徵兆地閃過腦海。

究竟是誰,在緊緊揪住什麼不放呢?

思及此,他如釋重負地放開雙手,慢慢站起身。

仔細想想,我們似乎還得謝謝尼亞,謝謝他給我們留出道別的時間。

莫里斯也隨之站起身,和萊恩一人一邊拉韋恩站穩,三人一起走出推滿禮物的擁擠房間。

“讓他走。”

 

评论
热度(3)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