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MN】明日愁来明日愁 19

前文见归档。

============================================

19

“我該走了。”

尼亞尚未開口,梅羅便如是說道。尼亞瞪大雙眼,猛然轉身盯住梅羅不放。而對方只是平靜地坐起身,靈活地翻下床,拿起不知何時出現在床頭的衣物。尼亞已經感覺不到在自己魂遊天外時四周似乎毫無變化,又恍如變換了一方天地;他没有注意到雖然濃鬱的氣味尚未飄散多少,但身上的黏膩已然消失;他看似木然地對著穿衣的梅羅發呆,洶湧的心情卻在瞠大的雙眼中顯露無遺。

難過、不舍、震驚、了然、釋懷……一切情緒好似卷進暴風裏,扶搖直上,再也看不情哪一部分屬於哪一種具體的情感。

尼亞看著梅羅穿上內褲、黑褲、黑衣、外套,赤身裸體的動物頃刻間變成英俊神秘的人類,仿佛帽子戲法一抓一樣物什。收拾好自己,梅羅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彎腰執起尼亞的一隻手臂,緩緩將來不及收回表情的銀發男人拉起身,變魔術般在尼亚身后拿出白色大號襯衫披在他的身上,示意他自己穿好。已經沒必要再隱藏什麼,尼亞帶著堪稱怨懟的表情,噘著嘴慢吞吞地穿起衣服——以往想起惡作劇才會展現的表情竟在此時此地出現,令尼亞一改令人無法掉以輕心的狡黠形象,反而更添些許任性的可愛。

這次尼亞站起身,視線竟與梅羅平齊。其實尼亞並不是一直長不高,基拉事件結束後數年,尼亞協助傑邦尼等人破案,雙方再次見面時傑邦尼有些難以置信道:“真不敢相信站在我們面前的當真是尼亞,原來你不是長不高,只是需要的時間比較長。”尼亞不著痕跡地躲開黑髮男人伸過來拍肩膀的手,一邊玩弄手中的機器人一邊分析棘手的案件。當時尼亞沒有完全站直,但傑邦尼已經不需要低頭才能觀察尼亞的神情。

梅羅眼中閃過詫異,很快他挑起細眉,戲謔道:“真沒想到還能看到L号衬衫合你身的一天。”

“說不定還會有不合身的一天。”尼亞注視著梅羅,說話間雙眼故意像瞄準獵物一般眯起來。再熟悉不過的競爭對手自然毫不畏懼,只從容坦然地回視。

其實就這樣醒過來也不錯,如果非醒不可的話。

但是偏偏在快要放下的時候,尼亞在明亮的翠眸中看到了過去。L的最後資訊,亂槍射死的瑪特,焚燒的教堂,貨車裡提前死去的他,偌大的倉庫,拼死逮住的殺人犯,利多娜的話。不知壓下了幾次的衝動再次奔向唇邊,化作鋒利的質問,即將削對方個片甲不留,但尼亞依舊沒有選擇開口。

沒有所謂的答案,亦不需答案。

不過是個人任性的想法,沒有必要鬧笑話。即便是在自己捏造的世界裡。

於是尼亞唯有凝視梅羅,對方則報以同樣的凝視。

那麼還剩下什麼?剩下的究竟是什麼?

不知覺間,尼亞為夢裡描繪的梅羅投入了太多自己的想像與情感,以至於當真到了永別的時刻,強自按下的不舍竟在眨眼間膨脹至最高點。

梅罗在他面前笑了开来,双唇缓缓翕动。

尼亞醒了。

雙眼毫無預警地睜開,眼皮像是沒能度過七年之癢的夫妻,說散便散。連夢的餘韻都沒有留下一點,回到現實世界的過程是如此乾脆,頭腦清明,自己仿佛被另一邊的世界狠狠地拒絕了,夢醒之間似乎許久沒有過如此鮮明的隔閡。尼亞沒有動作,微涼的潮濕和暗淡的天光告訴他自己此時的精神狀態。

還是從小看到大的天花板,還是梅羅走前一直住的、現在屬於自己的房間。尼亞在心中做出了一個決定,這個決定他一直準備到花甲之年。

尼亞坐起身,只要有心回想,在想像中梅羅的話仍能準確無誤地擊中自己的心坎。明明梅羅不曾說過類似的話。尼亞心知肚明。他的確不曾如此說過。

 

============================================

Wish nothing "left over".

评论
热度(4)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