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NM】甜蜜的事

果然根本抽不出时间,只好先放大纲文聊以自慰了。不知所云放飞自我系列。
各种玩坏ooc,各种玩坏ooc,各种玩坏ooc,纯粹自娱自乐,纯粹自娱自乐,纯粹自娱自乐。
宝贝M生日快乐,我爱你。
================================
尼亚得了肩周炎。

并不是什么大事,差不多每到期末尼亚都得犯这样那样的毛病,或者说,但凡是老师,都难以幸免,只是梅罗嘴上嫌弃,却不知从哪练就了按摩的好手艺,在尼亚执教第二年就得以在由内向外扩散的疼痛中喘多几口气。

那段时间梅罗都会等尼亚一起睡觉,熬夜对梅罗而言本就是家常便饭,只是在尼亚的约束下收敛不少,现在尼亚都管不了自己,就更谈不上管他了(梅罗总有各种“正当理由”予以驳回)。而尼亚,原本对两人同居会相互影响对方的日程这点十分抵触,但在体验过梅罗的“专属按摩”后也不得不屈服于爱人温暖体贴的力道。当然,孤男寡男共享一床,只是按摩未免无趣,梅罗喜欢借机使坏,尼亚也往往随遇而安地配合梅罗的花招度过夜夜春宵,寒冷的冬天两人的生活依然繁忙充实,却因这“节外生枝”增添不少兴味。

如果两个人的爱情只由一方不断为另一方着想,这段感情必难长久。

尼亚深谙此道,因此在过去的某个夏天偶闻梅罗埋怨头发的麻烦之后,习得一生活技能:洗发。

洗发听来容易,在蓄发之人看来可算是苦差事。梅罗头发不长,不过及肩,却也常常洗到半路就想弃之不顾,嫌洗头耗时又费力,最重要的是:动作机械,过程单一。

可若是尼亚帮忙洗头,情况可就不一样了,为此他们甚至买了单人折叠床,为了洗头方便专门准备的。

梅罗喜欢看着尼亚的脸,每次尼亚让梅罗闭眼梅罗都充耳不闻,只满脸带笑地直勾勾地盯着尼亚看,直把尼亚看得把脸凑近自己梅罗才罢休。

年少时,梅罗酷爱极限游戏,对英雄电影着迷不已,甚至幻想自己的未来也能如此惊心动魄,精彩万分。可二十来年过去了,他的人生最精彩的部分或许就是和尼亚谈了很久很久的恋爱,其次就是认识一帮狐朋狗友,无聊时分能聚众打发时间。

玛特曾对梅罗说:我以为你高中毕业就会远走高飞,至多撑到大学毕业。

嘴里叼着饮料吸管的梅罗愣了愣,颇为无辜地笑道:我也这么以为。不过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也可能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话虽如此,梅罗回到家里,看到自家男人正在厨房准备晚饭,先前的对话瞬息消失得无影无踪。

或许未来某天,梅罗的确会经历什么惊心动魄的事,若契机到来,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去抓住。

但是。

梅罗从没想过一个人去抓住、去经历,他可得拖同居的人一块下水。

金发男人凝视眼前的银发男人,不断扩大的微笑洋溢牛奶巧克力般的甜蜜。

评论(6)
热度(11)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