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怎么说呢,个人以为想说的话能通画插画般的美丽画面体现出来,所以无法很好地图文并茂也没关系,图像本来就能给人带来无限想象,哪怕只凭抽象的思维画出来也没关系,或说这样也许更好。有故事的画很棒,但只放画出来剩下的留给我们自由想象也很好。毕竟有故事往往意味着一幅画只有一种解读,但其实不同人看到的总是各有千秋。RM的画精致耐看,我觉得这点足以弥补故事的空缺,很喜欢你画中他们的千姿百态。(一不小心又话唠了orz)

RikaMello:

旧事

BGM:My heart will go on (Titanic )——Bronn Journey的那个版本

我梦里见过的一个场景。
远处似乎有人在叫他,然后他奔跑过来,风把他的头发吹乱。
也许孩子们本来是在户外活动,由于这次难得的叫来了尼亚,所以他觉得新奇不已——在年少时wammys的竞争体制还未体现得那样残酷的时候。
那时候还没有第一名,第二名,琳达也还在追着同班男生画肖像。
然后远处有人叫他,可能是老师,可能是罗杰,然后他立刻跑了过来,这样的眼神……啊,说不定他对面的人是L。

我该写点什么的,像是N和L的生日那样写个小故事或者歌颂一下今天过生日的人有多么美好之类的,可当我面对他,我偏偏写不出什么。写作不是我所擅长的,我不能容忍自己用拙劣的文笔去对他倾诉,至少在今天不行。
Dear Mello,
just one more thing ,You are safe in my heart ,and my heart will go on .





——————————————————

写在后面的话和图文没什么关联:
我画画的这五年来,有一些没有发出来的图,它们不算很多,大概三四十张,都是像这张一样,它们看上去好像只是一个不怎么重要的瞬间,我最爱的孩子们的各种瞬间。我的心里住着他们的各种人生,他们的每个平行世界在我的宇宙里交汇。
也许你看到了会觉得“这些图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呀,为什么不发出来?”是的,都是很正常的图,可为什么不发出来?我或许是想留点东西给自己。
我记得刚上小学那时班里有一节公开课,来了很多别的老师旁听。
老师问我们长大有什么理想。一个一个问下去,孩子们似乎除了科学家,宇航员,警察,医生,老师,作家之外并不知道还有别的职业了,孩子到底是孩子。
说真的我觉得在班里当众站出来说自己的理想这样私人化的话题简直如同公开处刑,所以轮到我的时候我扭扭捏捏的站起来,试探的问:“老师,可以不说吗?我害羞。”老师笑着看我,说:“大胆点!有理想当然要和同学们分享呀,来,我们给她一点鼓励!”耳边立刻爆发出一片热烈的掌声。
好想死。
更加羞耻了。
“建筑师。”
班里突然安静了,几个低头心不在焉的旁听老师也开始抬起头看着我。
哇,我真想立刻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呃……你知道建筑师是干什么的吗?”我们老师不失尴尬的接话。
“建筑师就是设计房子的人啊。”我说。
“那你为什么想要成为建筑师呢?”
“因为…我想设计一幢房子,它是一个很大的建筑,里面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它是我一个人的世界,那里有我生命的意义,我觉得这很好玩。”
班里静得可怕。
我本来还想接着说“在那里面我就是神”但看着这气氛我给咽下去了。
“好的,你坐下吧,下一个同学。”我们老师当机立断的跳过我。
然后我望着窗外对面的楼房,在根本听不进接下来他们都说了什么的情况下结束了这一堂令人窒息的公开课,甚至想以后公开课都请病假。
那大概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了,太傻了,实在是太傻了,我为什么要跟无法相互了解的人说这些??而且还是这么多人??一想到接下来的小学时光都要顶着这次的丢人经历和这帮人一起度过我就想转学。七岁的我懊悔不已。
下课后有个年轻的实习老师叫住我,她闪闪发光的眼睛让我印象深刻,她问我“你再说说你的房子的事给我听好吗?”
记不清她原话了,不过就这意思。
我看是老师,就先鞠了个躬,“老师好,嗯……其实也不算什么……我只是想创造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只属于我的地方,房子不一定是房子,我是说,它看起来不一定就是房子该有的样子,它可能是一个理论,一条规律……”我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她,她看起来完全没一点厌烦的样子,于是我决定说出最后那句“然后我就是那个世界里的神!”
她惊喜的看着我,说“哇……我头一次听小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她伸出手摸我的脑袋。
啊,其实我并不喜欢被别人随意碰……
“你平时都在看什么书?”她把我拢进怀里。
“宪法和刑法,解剖学和病理学……嗯,生物遗传学”我想了想,说道。
然后她的表情很搞笑,用现在的说法描述就是“卧槽?!”。
我没办法呀,因为父母职业缘故,我家只有这两类的书,当然童话故事和图画书我也喜欢看的,当我看完了自己的书我就会去翻父母的书看。那时我肯定是无法看懂的,但我除了看书,也没有其他的事可做,先别管看不看得懂,总之看了再说,万一看懂一些呢?这是我的看书原则,而且我偏好一些晦涩生硬毫无感情色彩的书。我连上厕所都在翻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虽然我不知道看它有什么用但我就是会去看看……
“你看哲学吗?”她神采奕奕的问我。
……那是什么?
“以后等你再长大点了,你可以试试看看哲学。”她说。
“为什么?”
“我认为很适合你!”
如果是现在,可能会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但……当时是……很久很久以前了,连寻呼机都没问世的年代。
“好可惜呀,我也好想有像你这样的学生,有趣的孩子,我真该带几本很棒的书来送给你。”她说。
“真的吗?”我拉住她的衣袖,想想觉得失礼又放开。
她脖子上有颗痣。
“真的呀,你很有趣。”她闪亮的眼睛注视着我。
不,其实我的意思是你真的会带好看的书给我吗。
现在想想,我这么多年来一点也没变啊。我一直认为人性不会变,我不是在说生活习惯,或是一些表层喜好那样浅层面的东西,我指的是内核,哪怕几十年后,你终究会成为你本该成为的那种人。
你看,现在我依旧还是固执的想构架一个世界。
我在现实世界里收集到的所有的信息,元素,都会在我心里进行拆分,重组,然后转变为我的世界里的根基,我作为自己的建筑师,要用这一切来构架一个全新的世界,我的世界。
我过去看的书,学的专业,纵然我现在从事的职业和它们初看并没有什么关联,会觉得可惜吗?多少有点。但一切都不会白费,它们会作为各种平行世界的框架而出现,每个平行世界里有梅罗各种各样的生活,然后我会把某一些瞬间画出来,带回这个现实世界。
为什么?因为我觉得有趣啊,而我是那种只做自己觉得有趣的事的人。哪怕人生多波折,路径和框架总有浮现的那一天。我想在这样的拆分重组再构架里,寻找,和认识自己。
不过我没怎么看过文学类作品就是了……这样多多少少造成我没什么文学底蕴,文笔不好的局面……还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我构思好了就思维疲软了,所以我常常写一些很碎片的文字(至于发不发出来那是另一回事了),又或者就比方像现在这样,写着写着,戛然而止……





评论(2)
热度(107)
  1. 守拙先生RikaMello 转载了此图片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