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MN】玛丽亚见证下 01


作为AO3首评点梗 @一个大N厨 和DN同好(保守估计)破30的贺文,我终于磨出了开头。感谢喜欢,感谢留言。

预警:私设一堆,我流玛特第一视角

点梗:学院AU,优质不良梅罗X学生会长尼亚

============================================

01

“玛特,起床了。玛特,起床了。”

玛丽亚在手环的震动下温柔地喊醒我,心里回了句,“好的,玛丽亚,我就起来。”摸索着按掉了闹钟。想到今天不仅要上课,还要“欢迎”新老师的到来,真想就这样睡死过去算了。卷着被子翻滚了几圈,还是爬起来,在床头柜摸到护目镜戴上,拉开厚重的遮光窗帘,阳光立即争先恐后地冲进房间,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虽然我的“前一天”才结束了四个小时。

“玛特!”刚走进食堂,毫无意外地听到每天例行的大呼小叫。我顺着精力的旺盛的大嗓门看过去,我的碧眼死党顶着朝阳向我挥舞结实有力的手臂,每每此时都忍不住叹息,“年轻真好。”尽管我也只比他老不到一岁。

“早上好,梅罗。你起得还真早,早餐都买好了。”我慢吞吞地走过去,朝他打了个呵欠连天的招呼。

“瞧你半死不活的样子,昨晚又通宵录游戏视频了?”梅罗毫不客气地吐槽我,放下打招呼的手却把替我买好的早餐推到我面前。

“咖啡因万岁。”我灌了大半杯热咖啡,终于有半条命回到我身上,“新到的游戏哪有不先玩个够再说的,不过因为是解谜,所以这次我忍住了,只打通第一关就睡了,睡了四——个小时哦。”不仅特意咬重“四”这个数字,我甚至还伸出四根手指摆到梅罗面前晃了晃,结果被用力打掉了。

“你迟早要猝死!”这也是梅罗隔三差五就要拿来训我的话,不过他也没说错,毕竟是数次目睹我半只脚踏进棺材的模样的老友,能活到现在也的确托他刀子嘴豆腐心的照顾。

“是是,到时还烦请你多带点新游戏来看我。”

“哼,想得倒美。赏你点巧克力渣就感恩戴德地收下吧!”看,刀子嘴豆腐心。


我所在的学校——华米兹学院,坐落于市区南部接近郊区的一片,是北欧颇为有名的私立学院,不仅因优秀毕业生尽出而有名,还因收生要求之奇怪而有名:有钱没用,得有智商。而对智商高低的评定学院的标准也让人摸不着头脑,比如我是因为不小心摸到校长渡的“后门”,被L逮到后入学的。现在仔细想想,与其说标准微妙,不如说这学院的领导就是按喜好收生的吧。真是任性的学院。那时我7岁,就在这小城一般的学院区呆了13年。是的,华米兹学院的学区范围囊括小学到研究所,可以说在里面的学生只要愿意,呆一辈子都不成问题。

L是老师,教的课程很多,以培养逻辑思维为主。其实这么说也不太对,但我不擅长分类,姑且当作是这样吧。他能教的东西很多,可以把很复杂的东西讲得很简单,也可以从简单的一件事推出一个难以想像的离奇故事,基本上只要上过一次他的课,几乎没有人不折服于他可怕的智慧与魅力。是的,包括我。但除了老师的身份,L还是华米兹学院的副院长,这是公开的秘密,公开程度差不多是新生须知的一则。

“话说回来,”去教室的路上我总算想起来一件事,“你没和尼亚一起吃早餐?”

“哼,那家伙昨晚说今天要带夜神月适应新工作。”梅罗不屑地撇了撇嘴,眼里的不满都快化成野兽跑出来咬人。

我忍住心里的好笑问:“不错嘛,连新来教文学的老师都知道了。”

“不错个头啊,你不是早知道了。”这下梅罗的不屑与不满直直对准我了。

我自知理亏地抓了抓后脑勺,昨天作为学生会长的尼亚在班上宣布消息的时候,我就回宿舍看了下教学系统,纯粹出于好奇地扫了几眼老师履历,方便和身边这位不良死党交流送给新老师的“迎新礼物”。

“总之,等下上课就看你的了。”梅罗很敷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先一步走进教室。

是了,昨晚通宵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准备“礼物”。这方面梅罗向来只当狗头军师,出脑力不出体力,顶多“公平”地顺手帮点小忙,比如买多一份早餐。

反正他向来起得早。


“大家好,我是来自日本东京的夜神月,这学期将负责你们的文学课程。”

尼亚刚站在讲台上,上课铃声就响了。他顶着一头梳过也和没梳过一样的自然卷(每次看见都忍不住想“这可真方便”),面无表情地介绍完站在他身边的亚洲人之后,那个亚洲人带着明明很温和却莫名闪亮的微笑这样自我介绍。不用看都能知道周围女生的表情都如沐春风。

就算那个人眼里的无聊和冷漠都要溢出眼角了她们也看不到。她们只看得到梳得整齐服帖的栗色短发,帅气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贴身的白色衬衫,文质彬彬的米色西装外套和西裤,擦得锃亮的皮鞋……别问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不只是听到的,宅男的galgame生活也可以很丰富。

梅罗配合女生的窃窃私语转过头看向坐在他后桌的我,耸了耸锋利的双眉。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在问“迎新礼物”的事。我没有说话,只是伸长腿凑到他椅子底下往上踢了一脚。

他抽出揣在裤兜里的手,毫不客气地回了我一根中指。然后开始招惹坐同排的尼亚。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和梅罗坐同排,哪怕中间有梅罗隔着吸引学生会长的注意力,很多事情做起来还是很不方便。

“今天这节课,我们通过CBB的一期节目来简单了解一下整个英国文学史的发展概况。”夜神月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在手里随意地抛了抛。

不用夜神月问“好不好”,周围的女生已经乖乖地“好”了。

再次印证梅罗的小众性取向是多么正确的性取向。不过我本人还是对女生讨厌不起来,顶多有点烦,毕竟失去理智的男生只比女生和小孩疯狂。

梅罗已经趴在桌子上,正直勾勾地盯着投影屏幕看。尼亚坐在他旁边用kindle看书,我猜他在看乐高的新品邮件,昨晚梅罗整成文档问我怎么塞进kindle里,好歹转格式也算小小的技术活。虽然知道老友的恋情进展并无助于发展我自己的爱情故事,但快乐是会感染的,多少能化解长时间独处的消极情绪,不无好处。

我靠着椅背放松地坐着,从抽屉里摸出小平板,开好静音,开始玩1分钟一个回合的枪械拟人游戏。不管梅罗怎么嘲讽这个游戏空洞又机械,就冲里面的女孩子我也可以玩上很长时间。

教室的音响传出女主持人精神抖擞的声音,她正充满激情地介绍听起来很重要的各个时期。我才过了三个回合,上衣兜里的手机就震起来了。我打开屏幕,梅罗在问昨晚说好的“迎新礼物”。

Mocolate:你是放你电脑里发霉了吗?

Migarette2: 别着急,再过两分钟。

抬头看了眼坐在讲台不知在看什么的夜神月,放回手机时注意到尼亚似乎回头看了一下哪里,希望是错觉。

刚重新打开平板里的游戏,正在讲解哪个文豪的女主持人发出了甜腻的呻吟。

“嗯啊……好厉害,再用力一点、啊!就是那里,那里~~!”

“哥哥那里好硬好热,啊唔~~~好舒服~~~”

……纠正一个错误,已经不是女主持人在说话了,虽然投影屏幕的视频还是正直的CBB节目,但是……没想到教室的音响效果真不错,连这么隐蔽的水声都放出来了,还很清楚。

周围已经有女生脸色大变,皱着眉头捂着嘴巴和身边反应相同的朋友商量着什么。

“不、不行了、哈啊……快、快……唔啊——”

那一声甜腻的尖叫似乎终于叫醒了夜神月,不,他其实从第一声呻吟开始就已经试图滑动鼠标关掉视频了。

他只是关不掉而已。

梅罗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吹了口轻浮的口哨,尼亚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梅罗,收起kindle,叫旁边的杰邦尼上去帮忙。杰邦尼,名字听起来纸醉金迷,为人的严谨程度却不输给尼亚,他也是电脑高手,可惜上次黑客攻防战还是输给了冠军。

用梅罗自称是夸赞我的话说,杰邦尼太擅长模仿学习,和无师自通的怪咖完全不在一个思维境界里,打不过才正常。

已经有女生边骂边走出了教室,可能去找其他电脑高手来帮忙,也可能直接去告状了。有些女生的脸色甚至接近西红柿,男生自然此起彼伏地起哄,没有人在意罪魁祸首是谁。杰邦尼还在不停打代码找文件,现在到男主征服高冷御姐了。听音响还是老样子,尼亚也走上了讲台。他干脆拿随身携带的备份钥匙打开讲桌背后的锁,拔掉连接主机的音响线,旖旎的声音消失了。男生的倒喝彩顿时连绵不绝,已经没有女生呆在教室里了。

梅罗一脸幸灾乐祸地玩手机,和旁边聊得火热的男生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

Mocolate: 不愧是阅片无数的好青年啊。

Migarette2: 过奖过奖。

Mocolate: 真不敢相信他一点防备也没有。

Migarette2: 的确不好闯,走的时候差点被发现。

Mocolate: 没有“晚节不保”真是辛苦你了,考试也能这样我也得担心一下综合排名了。

Migarette2: 那个就算了……我有玛丽亚就可以了。你就带着万年老二和尼亚相爱相杀吧哈哈哈~

Mocolate: 你这个AI情结变态居然敢挑衅我,下次要在早餐里下慢性毒药,先从破坏视神经开始。

Migarette2: 哎呀我好害怕~大神饶命啊——

……

其实我也想和女生一起走,反正大伙的注意力都放在争论刚才的女声来自哪部“大片”,没人有闲情数班上少了谁。

尼亚正在和夜神月聊天,估计在商量后续。就算他们知道没用,电脑肯定也得报修了。

辛苦万年家里蹲的尼亚了。梅罗真是给他找了好差使。

虽然这个不良死党为了爱情也闲不到哪里去。


============================================

想了很久,决定试试略kuso的微妙画风。点梗虽说比较日系,用力掰一掰还是挺好玩的(大概)

处于“突然写不出DN同人”的诡异状态,不可名状(我也很想填坑),所以打包票不会坑,但是更新不定期。

因为是写给同好们开心一下的(QAQ希望有开心到!),所以期待有同好能一起聊一聊情节,简单的反馈也可以。

祝天天开心。

评论(9)
热度(7)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