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MN】玛丽亚见证下 02

预警:私设一堆,我流玛特第一视角
点梗:学院AU,优质不良梅罗X学生会长尼亚

521快乐~

==============================================

火红的晚霞染红了碧蓝的天空,也染红了身前少女粉嫩的脸颊。微风拂过,一棵棵樱花树枝叶摩挲,发出沙沙声响,像恋人的温柔絮语。少女抬头,明亮的笑容比少年身后的夕阳更让人依依不舍。

——说实话,作为没有实际见过摸过樱花树的人,要感受到樱花般的恋爱美感挺困难的,但是对美少女的欣赏算是人类共通的本能了吧。

“今天玩得很开心,可惜我该回去了。”

美奈子仿佛不经意地托了托眼镜,掩去眼底的落寞,平静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和煦,“明天学校见,伽树君。”

弹出选项:

(挥手)明天见。

(伸手)稍、稍微等一下!

——嗯……如果是刚开始的话,伸手会被讨厌,会被告诫“动手动脚不好”。现在,好感度差不多了,再进一步才能有期待的发展吧。

眼见美奈子转身就要回家,少年不知怎的冲上前去,一把握住美奈子小巧的手腕。微凉肌肤的触感让少年一下子清醒过来,急忙道:“稍、稍微等一下!”

美奈子疑惑地转过身,但没有急着挣开被握住的手,“怎么了,伽树君?”

晚风多了些许凉意,扬起少女乌黑的长发,拂动少女长长的裙摆,也拨动少年内心深处的情弦。

——很好,她没有躲开,攻略的时刻到了!

少年没有回答,只是向前走近一步,美奈子的脸庞近在咫尺。

“伽树君?”像是意识到什么,又或许在期待什么,美奈子细长的眼晴里泛起微波。她的声音细不可闻,眼睛微微合上一些。

夕阳下的樱花树沙沙作响,樱花树下的少女嘴唇柔软。

——快速存档。存档。


我放下手中的游戏机,大松一口气,“Yes!终于成功攻略童年青梅了。唔……这样说好想有点怪。管他的,美奈子真的好可爱……怎么说呢,平时总是乖乖学生的样子,对身边的人很宽容很照顾,明明是高中生却有着大姐姐一般的温柔,但是……但是……”我伸了个懒腰,顺势躺倒在床上,“很大啊……明明只是高中生……”

我还在幻想之后的剧情,一阵粗暴的踹门声吓得我从床上弹起来。用护目镜想都知道,梅罗驾到。

“来了来了!”我一边朝房门大声呼喊一边翻身下床,有点舍不得屏幕里的美奈子。唉,现实中也能这样攻略一个女朋友多好,逢场作戏都愿意啊!

打开门,梅罗啃着巧克力朝我挥舞拳头,“老子tm难得好好敲一次你居然没反应!还以为你死在里面了!”

哇哈……火气还这么大。我关好门走回床边坐下,看着梅罗坐地上咔嘣咔嘣地大嚼特嚼,动了动嘴巴,还是没说话。

下午我们没课,夜神月也没课,他和尼亚还有一些主事的人开了个紧急会议,梅罗作为尼亚钦定的“助理”,再加上只有我俩知道的隐藏身份,梅罗不去也得去。同样,作为共犯的我,不想“旁听”也得“旁听”。

鉴于夜神月第一天带课,若说在校内树敌也实在牵强,事件就以夜神月“因私人恩怨影响上课秩序”为总结,扣点薪水,发个公开的道歉声明就算数了。

就算夜神月当天不了解,事后也一定知道了学院的一项约定俗成:新任贺礼。说白了就是新老师都是欺负熟的。一开始校方不是没有就此提出严惩,不过实施起来总有这样那样的麻烦,何况说是欺负,说来说去都是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后来校方干脆睁只眼闭只眼,算是默认了这项不成文传统。

虽然我不相信这包括夜神月就是了。

梅罗三两下啃完巧克力,随便团了团锡纸就抛进离他两三步远的垃圾桶,表情从进门到现在就没放松过,“我不信夜神月真有他表现的那么诚恳那么好说话。”

听到梅罗开口说话,我像滩软泥一样从床边滑到地上,“别说你,我都不信他有那么大方。他只是找不到人还手罢了。”

“哼,快了。老师的八卦只会比学生的更灵通。”梅罗把玩脖子上的十字架项链,毫不客气地冷笑。

我很是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突然想起尼亚,顺便问道:“你确定他不会先找尼亚?”

梅罗本来想一掌打飞我,听到我说的话倒是停下来,诡异地笑了:“还真难说。”

上午视频的声音不对,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删视频,删不掉就关机,关不了再仰天长啸要报修。可尼亚不属于大多数。

这么说吧,如果是L遇到这种事,L有意袖手旁观,尼亚——从我所能猜到的情况来说——会先安排班干组织纪律,不让任何人气得说走就走,然后直接关掉讲台的总电源。

这是外行的方法,却是最快捷的处理手段。

在夜神月的课上,尼亚却没有这么做,而是一拖再拖。等他拔掉音响线断掉声音,女生早走完了。吃饭时间一到,一传十,十传百,夜神月就在上任第一天出名了。

夜神月的失策有各种内外因素,这些因素放在尼亚身上,就会变成借口。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问:“尼亚也讨厌夜神月?”

梅罗像颠足球一样把十字架放手心里抛着玩,语气非常敷衍:“你猜?”

没有恨铁不成钢地怼回来就说明,我猜对了。既然如此,尼亚又是他情人是我们队友,他还来我房间就很成问题了。

“那你不好好和你的小情人商量对策……”

话没说完,梅罗直接丢了个玩意儿截断了我。

“还能干嘛,弄干净点。”梅罗把十字架叼在嘴边,大爷似的用下巴指了指我接住的东西。

一个几乎人手必备的手环。

准确的说,是梅罗的、为了方便“干活”而全面“更新”了系统的、智能手环。防水,防晒,防干扰。玛特改装,你值得依赖。

咳,不打广告了,正事儿要紧。

我随手抛了抛,给出标准的露齿笑,不多不少八颗亮晶晶的牙齿,“OK,明早给你。”这次简单,不就一键回到原始社会嘛。

得到我的承诺,梅罗丢下一句“交给你了”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多呆一下都没有。算了,谈恋爱的兄弟泼出去的水,收也收不回——

打开电脑,戴上耳机,我对站在桌面欢迎我的玛丽亚说:“玛丽亚,我想听Noybot广播。”

他们两个绝不知道我在大一究竟给他们送的什么生日礼物,也绝对猜不到我现在正通过尼亚床头柜的机器人收听他们的“现场直播”。

这是单身汉仅有的一点优势了,再被剥夺就太可怜了。


我听着耳机另一边的动静,随手在桌上摸到连接线连接手环和电脑主机,刚打开设定页面,耳机就传来颇为礼貌的敲门声。直到梅罗的大嗓门出现,我才确信不是别人半路截胡——不,这么说太不对了,还是说“杀出来”安全一些。不过梅罗在尼亚门前搞太大动静估计会被隔壁房间的人以为他终于忍不住要手刃尼亚了吧?我又好笑又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脖子,那边两个人已经开始没营养的斗嘴。

“哟~小朋友洗好澡澡要睡觉觉了吗?”梅罗故作抑扬顿挫的声音真像街边恶霸。这什么恶趣味啊梅罗,拜托要吵架就好好吵。

“所以大哥哥要对小朋友出手了吗?”我猜,尼亚多半坐在床上,冷静得称得上置身事外的声音听起来离得很近。不愧是尼亚,这个帽子真黑。

“你这家伙……”噢!好戏就要——

“啾。”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刚想说梅罗太弱了一点就爆,这就,这就?等一下,尼亚?这吵架的热闹这么快过去的吗?

直播上演的两个人可没有十分温情地停下来酝酿一下,简直就是以另一种方式再现白天气得全班女生暴走的声音。我的天,今天才搞完事情,都不觉得累的吗?精力太旺盛了。不管了,趁屏幕上的更新进度还没满,我先拿包纸顶住。

现在,我说的,都来自我听到的。

梅罗和尼亚要么坐要么躺在床上,非常忘我地接吻。梅罗扯开尼亚的衬衫纽扣,尼亚拉下梅罗上衣的金属拉链。尼亚的呼吸变得粗重又清晰,看来梅罗转移目标了。偶尔有不太明显的吸吮声,过了一会儿尼亚细碎的呻吟盖住了梅罗的动作。用膝盖都能猜到梅罗在干嘛。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做羞羞的事都不怎么讲荤话。照梅罗不调侃尼亚个够本就不痛快的秉性,这时候最该用言语羞辱玩情趣了。毕竟平时总是给堵得差点一口血呛死,夜晚就是最好的反击时刻了……

嗯……前提是我在玩男孩不坏女孩不爱(纯情意味)背景的galgame。

原来如此,那边可是梅罗和尼亚啊,联起手来连L都要退让的两个人啊。

“唔啊!”尼亚的惊呼突然在耳边炸开,梅罗粗重的喘息也离得很近。哇哦,他们都已经步入主题了。

我别无他法,唯有用双手操作电脑调整手环以示正直清白。


=============================================

写着写着突然喜欢上这样的玛特(咳)

这差不多是我能想到的用这种写法能给出的最不纯情的情节了。不知道有没有用lofter的文本格式玩一个游戏的错觉。

521快乐~


评论(6)
热度(5)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