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MN】今朝有酒今朝醉 00&01

00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自遣》罗隐·唐

01

某天下午踢完足球,梅罗等人坐在大树下乘凉。一开始还津津乐道地调侃尤利的控球技术,后来电视跳台似地扯到L。保罗立即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起来,絮絮叨叨个不停:“哎,你说,L每天都不睡觉的样子,怎么会有精力解决各种疑案?长期不睡智商居然不会受影响,是不是他吃的甜品里都加了什么特殊的药物呢?还有还有…”

梅罗听罢,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仿佛听到的是有人在讲他坏话,他高声打断男孩毫无营养的讲话:“嘿我说你既然这么好奇怎么不去和L过一晚?马上真相大白!”梅罗的话起了无比成功的效果:保罗自动消音,附带略显惊惧的表情——明显是被梅罗狰狞的愠怒表情吓到,尤其是翠绿如玉的双眼,此时如激光枪瞄准保罗,只差没扣住开关瞬间射穿…四周一阵唏嘘的哄笑过后,陷入不可名状的沉默。

“看你满不在乎的样子,想必很了解L咯?”讥讽的声音打破短暂的无声状态,直指正用头顶着足球微动的金发男孩。

梅罗刘海的遮掩下挑了挑眉,冷笑道:“连年纪稍长的尤利都了解不深的人物,我又从何得知相关信息?”

“呵…谁不知道,只要是梅罗想要的,没有达不到的…噢抱歉,除了NO.1。”尤利笑得五官扭曲,尤其在说“抱歉”的时候,睁大眼睛,手遮面部,好不令人嫌恶,“还是…就连你也只能诚服于L的份?”多么幼稚的激将法!梅罗在心中嗤笑,转念又想:倒是可以加以利用。

当你在计划某件事时,可曾想过,这也许正中某人下怀?

当梅罗在L的房间看到不应存在的白色身影时,他二话不说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扑倒在地,脸色宛如风雨将至,阴沉得可怖——这是喜怒形于色的男孩发出的危险信号。真是强而迅速的行动力,尼亚在心中冷哼,尚未表露自己莫名被袭击的不满,他的双手便被梅罗禁锢在头两侧,手臂隐隐传来的疼痛令他双眉微蹙。他只是应尤利的话来找L,不料人不在,却被后来者压制在地动弹不得,看着对方几欲喷火的眼神,尼亚双唇紧抿。两人在沉默中对峙。

良久,为免L在房间里看到这一幕,梅罗松开尼亚的手腕,站起身并拉起尼亚,一直拉着走出房间,还不忘带上门。尼亚试着转动自己的右手腕,结果在梅罗越发强劲的力度下停止动作,任他带自己回他的房间。梅罗的愤怒也因尼亚的不配合又向上烧了一层温度,心想回到房间一定要好好修理这个混蛋。

关上门,尼亚有些吃痛地从地毯上坐起身,抬手看了看发热的“红手镯”,尼亚本就阴沉的脸更加怨气冲天,语气就更冷冽刺骨:“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动手,真不愧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梅罗不怒反笑,倒不如说是气到笑了出来,他倚门而立,好整以暇地欣赏尼亚罕有的表情变化,颇为悠闲道:“既然脑力抵不上,用身体去弥补不足有何不可?而且…现在要吵的不是这个。”梅罗的眼神回复冰冷,如一块冰包裹一团火,令人明明看起来很冷,内心却不安地躁动起来(显然,对象不包括尼亚)。梅罗继续道:“L的房间不经允许是不能擅自进入的。”

“果然如此。”尼亚就地屈右膝而坐,右手搭在右膝上,左手习惯成自然地卷玩起头发,语气略带不屑,眼神更是如此,“我在哪与你何干?你凭什么认定我进他的房间是擅自的?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未经允许擅自闯入私人空间?”

“那么你又如何证明你是经过允许进入私人空间的?”梅罗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来,气势不减。

“尤利。”尼亚的表情很淡定,语气很坚定,“你可以问他,是他说L有事找我,要我去他房间找他,如果他不在就等等——这是原话。”





(这是以前在梅罗X尼亚吧发的一篇,虽然作了些修改,但bug还是有的。)

评论(5)
热度(6)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