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今朝有酒今朝醉 02

02

“尤利!”梅罗眼中闪过一道不明光芒,他镇定下来,表情若有所思,不言字句。尼亚见状,也只沉默等待。不多久,梅罗再度启唇:“我想尤利大概是太无聊了,所以想找人陪他玩。”

听罢,尼亚头微低,同样略加思索片刻。再度抬头时,他已挂上特有的恶作剧笑容:“听起来不错。他还真找对了,游戏的对象。”

窗外月明星稀,寂静的夜映衬室内灯光的温暖柔和。金发男孩已然忘记自己想要与L共度一晚的计划;银发男孩同样将讨回自己想要的“公道”这件事抛诸脑后。两人在柔软的地毯上盘腿而坐,表情时而认真,时而邪恶得可爱,偶尔附加双手和某些物品以形象说明,俨然一对作战盟友,商量如何歼灭敌人。

原以为一进教室就能看上好戏的尤利,在感受到死气沉沉的氛围后,反而有些失望。他以为照梅罗冲动暴躁的性格,遇上“逮个正着”的情况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影响他计划的人,尤其对方还是他的窄路冤家,他一定会将形势扩大加深——只要看到对方就会“大开杀戒”: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拼个你死我活再说。然而没有。梅罗依旧倚窗而立,阳光从他背后照射进来,突显其眼中的凶狠,视线直逼尼亚,“嘎嘣、嘎嘣”地缓慢咀嚼自己的巧克力,仿佛在酝酿一场风雨,蓄势待发。尼亚则似乎毫无所觉地堆骰子,表情阴沉冷漠,一手卷玩自己的头发,一手专注于形似建筑的骰子堆,“嗒、嗒”,一颗一颗地将圆滑的六面体搭上去。两个人的气场很足,导致周围的人都自觉地分别以他们两个(或一同)为中心呈单位圆状辐散,没有人敢靠近一步。尤利的心情多少有些好转:至少是暗涌迭起。

指桑骂槐,趁虚而入,梅罗和尼亚早已运用自如。看着尤利强作镇定而毫不自知地吃下碟中的食物并喝下碗里的汤,梅罗几乎藏不住抿在嘴边的笑容,尼亚的进食速度明显更慢了。确定碟子和碗都被不知者搜刮见底,梅罗和尼亚才着实松了口气,收回自己的余光,专心享用自己的晚餐。

恶作剧的成功,体现在尤利在洗手间呆了2个小时仍未出来。然而两人在房间公布战果时却出现了分歧。

你刚刚说,你在尤利的汤里放了...巴豆?”梅罗的语气很不确定,夹杂十足的无奈,在尼亚点头的同时表情更甚。梅罗不禁扶额:“那我还在碟子里放什么泻药,该放春药的啊!”尼亚因梅罗毫不掩饰的话语忍俊不禁,两人相视,扑哧一笑。 “看来明天是见不到他了。”

“那是当然。哎你怎么得到巴豆的?我记得厨房没做过有巴豆的料理。”

“莫里斯最近对中草药植物特别感兴趣。”

“莫里斯…那个中国控!他之前不才念了N天的诗么…”说到后面,梅罗心有余悸,尼亚仿佛看到无数的黑线正在他脸上形成。

此时此刻,两人好似打小的内裤交,整天打打闹闹,玩尽各种恶作剧。但是,好歹这里是华米兹,年龄与心智是不成比例的。他们有想过尤利会以牙还牙,但没想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算了,还把保罗也算进来。

评论
热度(6)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