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今朝有酒今朝醉 03

03

这绝对他妈的是巧合,梅罗有些愤恨地想。如果不是他想知道尤利会怎么回击,如果不是他急中生智从而弄巧成拙,如果不是他…梅罗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自己扔进浴缸里,汹涌而来的燥热感得到缓解,梅罗不自觉地舒了口气。他真不明白当时怎么冲动成那样,看到保罗拿着经尤利手的牛奶给尼亚,自己便冲过去伸手夺过就一饮而尽。他妈的…梅罗不禁再度低咒。

想到尤利得逞的阴险笑容和尼亚疑惑后了然的表情,梅罗就火上心头又被冷水扑灭——都是因为那该死的尼亚,都是他!“真他妈的‘冲动是魔鬼’。我总是以糟糕的方式解决问题,玉石俱焚。”梅罗有气无力地喃喃道。很快,那股燥热感再度吞噬他的神智。尤利的话在他脑海极速闪过,如一道迅雷:“恭喜你,赢得一晚醉生梦死的美好春宵。”暧昧中夹杂讽刺的话语令梅罗握拳砸在浴缸边缘,水面泛起细不可见的涟漪,撞击处发出一声闷响,表达制造者的怨愤。

他妈的!

一阵不轻不重,不急不徐的敲门声打断梅罗纷乱的思绪,同时传来的,是令梅罗颇为咬牙切齿的声音:“梅罗,我给你拿了衣服和浴巾,你落在床上了。”本就不高的嗓音,在门的阻隔下有些含混模糊。

梅罗不耐烦地“啧”了一声,随手沾上水气的刘海往头顶上拨,站起身步履不稳地走到门口,厚重的玻璃门隐约透出伫立的身影,梅罗粗暴地打开门并将其拽进浴室接着再粗暴地关上门,力度之大使门都略微颤抖。然而这还没完,他无视可怜的因拉扯而掉落在地的衣物,硬是把尼亚推进浴缸,在尼亚来得及挣扎之前咬住他的双唇,还不忘低语道:“因你而起的火自然由你来灭…”

从未有过这般疯狂迷乱的夜晚。

恢复正常的两人躺在床上,眼中情欲的余韵尚未褪尽,在月光的笼罩下愈显魅惑。梅罗不得不承认,跟尼亚做爱是一种享受,他几乎是全身心投入其过程。虽然不排除药的因素。但梅罗相信,即使没有它,尼亚一样甜美诱人。显然尼亚也是如此,他对此没有表现厌恶,甚至纵容梅罗继续。因此给尤利留下足以崩溃的回忆后,梅罗和尼亚在竞争关系的基础上加了一层:性。他们几乎每晚做爱,对其他任何事都只字不提,如此专心。他们只是做爱,并在高潮时呼出对方的名字。

回到从前,尼亚绝不允许自己做出这种看似不合情理的行为,而梅罗打开了名为禁忌的门,并像罂粟一般引诱尼亚心甘情愿地陷入其中。尼亚是乐在其中的,甚至有那么几次由他主动提起(倒不如说是诱惑?),虽然第一次的酸痛令他记忆犹新。最初意识到这点的一刻尼亚有些难以置信。白驹过隙,尼亚在内心欲迎还拒间接受这有些疯狂的现实。他们有时在无人的角落相互亲触,或干脆只亲吻对方。最放肆的一次是集体看一部纪实片,两人从看影片到舌吻、啃啮对方的耳朵、下巴、颈窝、锁骨…直到灯光重新打开前的一瞬,两人方如梦初醒般分开。四周变得光亮的时候,两人不禁惊叹时间拿捏的准确与默契,心虚之余不免漾出巧克力味的甜蜜。

后来的某天,金发男子想起这回事,脑中第一浮现的不是令人心惊肉跳的过程,反而是罗杰令银发男孩发表意见时,男孩脸上一闪而过的窘迫与忸怩。那是即使此时回顾仍觉可爱的表情,直触心中柔软一处。

他们就这样无言地保持若有似无的关系。他俩依旧在公众面前唇枪舌剑,只是在夜晚时分非常安静,因为不同房间,两人之间仿佛什么都不会发生,仅仅睡觉那样安静——就外界而言的确如此,不过…

一片漆黑中,什么都可以归为梦境。你在黑暗中做过的,说过的,听到的,感觉到的,嗅到的…只要你想。

屋内。两人在同一张床上,对视,诱惑,抚摸,亲吻,做爱。有人先行了诱惑,有人选择了放纵,反正春宵不过一场梦。没有话语,只有隐约的湿黏的水声和喘息声交织在被褥里,汗味体味腥味混杂在一起,却因适应反觉如梦。这是他们的秘密,至死不宣。

过于默契的感觉,使得在夜深人静难以入眠之际,甚至有“永远”二字闪过两人心里,随即不免自嘲一番并抛诸脑后:奢望不得的,何必幻想?两人于不同时闪出相同念头,做出相同选择。随后的夜晚都因而蒙上无望的色彩。踏进灰色领域看似容易,但黑和白就是呆滞在原地,固执得仿佛在坚守着最后的什么。

对了,除了做爱,我们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有。仅仅做爱。于是更加心灰意冷。

(直觉会被屏蔽…嘛,纯粹自娱自乐。)

评论
热度(5)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