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明日愁来明日愁 01

那几天天气晴朗,与新年的余温一起带给人面容上的愉悦。那个自诩新世界之神的疯子在大黑码头的破旧仓库里失去最后一口呼吸,夹杂不甘与怨怼。那天无雨无雪无风,不知情的人欢笑着参加各自的聚会,略知一二的人以此作为谈资,但是——有谁在为人神共存的仓库里的情景忧心哭泣?

这个自诩新世界之神的疯子啊,你眼中的腐朽世界,在你为生挣扎时笑得何其灿烂动人,却在四年前的11月5日 ——你私自宣告胜利的日子——整整一晚痛哭得撕心裂肺。凄风,苦雨,悲钟。

How ironical.

——2010年1月28日,夜神月確認死亡。

屈左膝坐在一团火前,尼亞左手习惯性地卷玩发丝,右手放在摊放在地面的黑色笔记本,摩挲上面歪斜的名字,仿佛在透过这几个字母,抚摸一个人。“L·Lawliet…L…”事实上,撇开死亡笔记,名字又有什么所谓呢?不过就彼此而言,多一层亲近而已。你觉得呢,米哈尔?

就在琉克犹豫着要不要通过倒立获得心爱的新鲜苹果,尼亚启唇,问起了死後重生的可能,流克歪頭詭異地“嘿嘿”一笑,掏出一塊外形極普通的橡皮擦,說道:“有的哦,可以用死亡橡皮擦擦掉筆記本上的名字,不過前提是…”

屍體尚未火化或腐爛。

尼亞面無表情地伸手接過橡皮擦,翻手就想把它丟進剛燒完筆記本的火中,被流克搶先一步奪回,哥特死神的語氣裡依舊聽不出焦急與否:“哎哎哎,這個可不能也燒了,會被死神之王弄死的。”

直到流克啃够苹果,心满意足地扇動著黑色翅膀離開,尼亞心中的涼意也沒有消褪絲毫。真是可笑,兩個在棺材裡睡了四年,一個被亂槍射死,還有一個,別說死後火化了,連寫了名字的紙都說不定是當時毀屍滅跡的導火索。“呵呵…多么出色的一场戏剧。”

基拉事件解決,SPK亦正式解散,雖然各成員都表示願意保持聯系並隨時提供幫助,但是此后的日子将会如何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尼亞最不擅長處理人際關系,所幸能干的人做事向来简洁明了,尼亚得以專心致志地收拾玩具。

这几个要带上,這些都丟掉,至於这些个指模公仔…尼亞朝手中以L為原型的公仔盯了極久,才下定決心般地放在需要銷毀的一堆玩具里,而把自己和梅罗的装进玩具箱中。這一刻,尼亞承認自己是偏心的——别人不重要;重要的L和渡已經死了;而梅羅,他總是例外的。

他承認自己對梅羅的感情從來都不僅是尊敬,即使在基拉事件中,他也只是掩埋在心以免影响推理。这也意味着在今後的案件裡他要避免想到這個人,情感對推理的影響永遠大於坐姿。而在自己疲乏至不得不就地而息時,無边的黑暗里總有单色的熒光細缐在描繪轮廓,然後畫面呈現。有時候是梅羅一個人,有時候是華米茲之家全貌,有時候是L和渡在享受下午茶,有時候是梅罗在挑衅,有时候是——

尼亞的視線重新在窗戶前聚焦,他看見玻璃上的自己眨巴眨巴眼睛,隱去各种负面情绪。他极缓慢地呼出一口气,仿佛那些情绪会随之飘散,然而末了,惆怅却填满心肺。梅羅,我從來拿你沒辦法。

========================================================================

码字过程中会不停地想到福尔摩斯和海明威。

评论
热度(9)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