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MN】明日愁来明日愁 00

2060年8月23日

時過境遷,許多地方早已物是人非,華米茲之家自然也不例外。晚饭结束,尼亚得到空闲,獨自坐在房間望著窗外。思緒紛飛,他對自己如此長久的壽命感到有些難以置信。如今他已年过花甲,脸上的皱纹不多却极具标志性,深灰色的双眸经岁月的洗濯依旧有神,只是不复锐利,面容因而变得柔和。他仍旧习惯屈单膝而坐,一手卷玩发丝,另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套着指模公仔,两只公仔有意无意地磕碰着,发出清脆的微响。 

此时,第三代L(在尼亚心中夜神月始终只是个杀人犯,即使当时外界总以为他才是“第三代L”。)已有隱退之意,新的繼承人也足夠成熟,而尼亞自己,早有不耐煩之感——對“活著”一詞。他再度覺得L、梅羅、瑪特都幸福得不可言喻,他寧願自己最终與某個無藥可救的高智商罪犯同歸於盡,哪怕是死在罪犯(他該有多優秀)手上也比慢慢老死強得多。尼亞一度無所欲求地活著,以為平静死去不為人知也無所謂,可是、現在,他卻覺得膩了。他想,对死亡他是不曾畏惧的,既然无法选择出世,那么至少死亡應該歸自己選擇。
 
尼亞知道孩子們或開始或已經為自己的生日準備別出心裁的驚喜,遺憾的是,他們再也不能激起自己對生的欲望。 他足夠老了。更重要的是—— 

他等得足夠久了。 

一陣溫和的敲門聲拉回尼亞的思緒,他沒有起身,而是平靜地說:“請進。”一个面容姣好、富有氣質的女人走進房間,她的金色長發及腰,稍稍上提的眼尾使她那雙攝人心魂的碧眼更添锋芒,臉上淡不可見的細紋偷偷告知她的实际年齡,她的身材頗為高挑,深藍色無花紋的連衣裙襯出她的優雅高貴,隨著年齡的增長,她的風韻越發撥人心弦,令人不敢相信她的孩子都已成为业界的个中翘楚。在女人開口之前,尼亚背對著她抬手指了指旁邊的乳白色歐式單人椅,上面擺了一杯尚冒熱氣的錫蘭紅茶,相信茶里已融入三颗方糖。椅子的方向面朝尼亞,而尼亞面朝透明的窗戶。女人會意地走過去端起杯子坐下。 
 
尼亞說道:“從此時此刻起,我是尼亚。”隨即頑皮地朝她笑了笑,“请先叫我尼亞。”女人的右拇指轻抚杯沿,注意到自己别无他选,便颇为無奈地照做了。两人私下完成某种仪式,女人明白这一刻迟早会到来,却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被告知,隐隐的不安在心中油然而生。尼亞贊許地點點頭,沉默地將視線轉回那扇窗,夕陽的餘暉輕柔地籠罩著他,光線並不刺眼,反而令人覺得舒服。四下静谧和谐,身披朦胧阳光的尼亚有如即将升入天堂的天使,女人甚至有弥撒的钟声在耳边回响的错觉,她敏感地嗅到訣別,却只能咬咬下唇,压下心中复杂汹涌的情绪。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他接下来想說的不会是遺言。 
 
尼亞忆起六十年前的新年某天,天氣也是晴朗如斯,晚霞裹著夕陽的霓裳在蒼穹曼舞,最艷的那朵,紅得似火。你心臟麻痺的那天,一定没看见此番景象,因為——你坐在停驶于被遗忘的教堂的货車裡。 

“還願意聽故事的後續嗎?我会在今晚把它講完。” 

==========================================

很久没有码字了,把脑子里的想法转换成文字的时候总是不够详尽,只好反复读反复改。

评论(9)
热度(9)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