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明日愁来明日愁 02

天色微亮,女人站起身并放下手中的空茶杯,走近尼亚打算上前馋扶,被老人缓缓摆手拒绝,女人只好在距离他三步远的地方跟着他亦步亦趋。他有他的坚持,她有她的责任。回到房间,老人在门口停住,转身定定地看着这个听自己讲了一夜的故事的孩子——是的就他而言她始终是个孩子——仿佛在透过她摄人心魂的双眼凝视另一个人,一个令自己的思念深入骨髓的人。她确实有很多地方像他,比如倔强与执着,比如发色与眼神,比如行动力与社交能力…尼亚庆幸的是,她同时具备着作为L必须有的构思力与精神力,她出任第三代L时,综合能力已近乎完美。

寂静的环境中时间总显得极其缓慢,如屋檐滴水,似青空云飘。就在女人翕动双唇欲道晚安的一瞬,尼亚略显沙哑的嗓音已打破沉寂:“谢谢你愿意听完这说不上有趣的故事,菲比(Phoebe)。”

被称为菲比的女人只是摇摇头,长而卷的金发在月光下似微澜波动,她笑道:“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等你退休后就随你兴致了。”

“你知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个,”菲比嗔怪道,随后又有点艰涩地继续,“你是不是…在我身上…看得到他的…”

尼亚出声打断她:“不是,我从没把你当作他,更谈不上有意朝他的方向培养你。事实上,我一直想避免作为L的人因为具有某个缺陷或弱点而导致丧命。只可惜…”

当期待已久的不分伯仲的对手出现时,菲比兴奋得不能自抑,也因此吃尽苦头。那一次对决,僵持了整整16个月,千幸万幸,喜剧收尾,虽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是谁说,一个人如果看不出弱点,就创造一个。

菲比听罢,笑容变得越发苦涩,转言道:“已经没有下例了。抱歉,我好像挑了个不太好的话题。”随即她略为调皮地吐了吐舌。

尼亚缓缓抬起手,覆上女人的头顶,轻微地抚摸——这又令他恍如回到几十年前,每当他或别的孩子走到男人面前,男人总会伏低本就驼背的身体,挨个抚摸他们的头顶。每每他占到难得的独处时机,总有一个人在下一刻与他争夺那一点幼稚的虚荣心。尼亚想,那时的自己有多讨厌梅罗,同时就有多尊敬他、喜欢他。他成功地抢占自己全心放在L与自身的注意力,在自己心中独霸一席之地。

尼亚不由得在心中叹气,果然还是老了,以前几乎想不到这些的。

菲比闭了闭眼,让自己记住最后一次被近乎信仰的存在摸头的感觉。她始终觉得,这世上有一种人,他或许生性不通人情,但他能让你放心,令你信服,比如传说中的L,比如眼前的尼亚。只是一个稍嫌笨拙的动作,就足以使人感到安慰。

尼亚放下手,准备道晚安:“一切在我睡醒之后再告诉我。”言下之意是孩子们的“惊喜”也留在他清醒之后。

菲比会意地点头,两人柔声地互道晚安。

================================
现在码字是一怕逻辑二怕赘述三怕ooc…所幸这事向来是自娱自乐。

评论
热度(4)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