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明日愁来明日愁 03

都說夢境反映潛意識的想法,尼亞心想,自己的胸襟果然還沒達到海納百川的境界。

尼亚的梦里曾有那么几次,黑暗中有几条粉色的荧光线以不同处为起点,勾勒出不可名状的轮廓,既而描绘出如此细节:那是两个人,两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一个躺着,另一个伏在那个人身上,姿势暧昧,表情诱惑,正在做的事再明显不过。比起背德感更令尼亚尴尬的是,他仅仅是看见躺在地板上眼神迷离的梅罗,就感到呼吸急促、口舌干燥,他甚至清楚地感觉到自身的某个部位悄然发生着变化。

“即使是看着出轨得正酣的我你也这么有感觉么?我可不记得有把你调教得如此‘敏感’呵。”

情景没有转换,日思夜想的嗓音却倏地在耳边响起,带着挑逗的喘息和潮湿的呼吸,有湿软的物体在右耳徘徊的错觉。尼亚心中竖起一道防备,如果他是梅罗,那眼前的两人是——

“尼亚,你再听清楚点哼~这么久不见你可真敢忘干净了嗯?还是,只要遇上这种事,你引以为傲的智商也只能望而却步了?”

“哼嗯…”尼亚下意识地咬住下唇,灵活柔软的舌头如小蛇一般伸进耳道,模拟着某类活塞运动,尼亚不断地吞咽着自行分泌的唾液。

他承认他听清楚了,就算那区别趋近于无。眼前仍投入于情事的两个人确实是玛特和梅罗,而与此同时正在背后贴着自己抚摸舔舐的亦是梅罗,不过这个梅罗是离开华米兹之前的,没有因爆炸而受伤的梅罗。换言之,那点几不可觉的区别正是声音。与在SPK听到的喑哑低沉不同,15岁的梅罗虽然也在变声期,但尚未褪尽的稚嫩更为肆意地炫耀着主人的青春与活力,带给尼亚的悸动也一如从前。

“梅罗,”尼亚重重地换气,故作冷静地讽刺道,“我也不记得15岁的你在做的时候会像保罗有那么多话说。”

“Bingo~”梅罗无视某个爱装冷酷的人言外之意,他的心情似乎有些愉悦,“作为奖励,我手把手教你一件事吧,我敢拿我的性别打赌,你即使到了该结婚的这个年龄也没有心情这么做。”梅罗的咬字时轻时重,呼吸间颤动着的空气刺激得尼亚禁不住发颤。

“呵…原来此时我这副身体已经让你嫌老了么。”在梅罗转而把下巴搁在自己左肩上时,尼亚发现,自己是坐在地板上的,明明直到方才他都是俯视着地板上的一切——等等。尼亚抓着梅罗的手,看着完事儿的某两个人向浴室走去。尼亚的心情像处于搅拌状态的巧克力酱,在中心形成的小漩涡散发出微酸带苦、但更多的是浓到教人窒息的可可味的气息。他放松地倚着身后的人,心想13岁的自己可真够娇小的。

就在尼亚开始百无聊赖地玩弄着金发男孩修长的手指之际,他的左肩传来一阵刺痛,随之而来的是男孩略带不满的声音:“他们已经结束了,现在,轮到我们了。”

“真够酸啊,”尼亚习惯性地诡笑着,“还是应该说…”他抬起头,靠在男孩光裸的右肩上,在看清楚男孩堪称完美的脸庞后放松地闭上双眼。“真是‘绅士’呢?”

男孩没有出声回答,只是在握住怀中人的命根子时,邪笑道:“既然是在授课,还是挣眼看清楚点比较好哦,万年第一的尼亚。”
==========================
做菜是新手,炖肉更无力…
就我而言码肉最耗时。

评论
热度(2)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