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明日愁来明日愁 04

2060年8月24日

从基拉事件结束,直至今天,世界太平得恍如过去不过一场惊世噩梦——就华米兹之家的孩子而言。正担任第三代L的菲比还曾抱怨自己生错时代了,对此尼亚只是回以淡然一笑:“不是這世界因為曾出現過kira而變得太平,而是像夜神月那样的天才愤青和死亡筆記那樣的荒唐存在已不复出現——至少這六十年來是如此。”是的,不可否认,夜神月就综合能力方面着实胜梅罗和尼亚一筹。

“不过…即使是他,也比不上L。”尼亚晃动套在食指和中指的两个指膜公仔,菲比发现,每当他谈及过去时,手上玩弄的总是这两个玩具…哦,有时是只印有黑色字母L的纯白色拼图。

“可是L还是被他杀死了哦?”

“那是因为基拉占着绝对的优势,他所掌握的有关死亡笔记和死神的情报是最全的,说不定…”尼亚冷哼一声,“比死神自己知道的还多。”

菲比发誓她绝对看见了,虽然在银白色卷发下的表情隐约而模糊,但光靠感觉都能知道,他眼中闪出了冷冽的光,其中蕴含的绝对的鄙夷宛如无数毒针,只把你当场逼死。当时的菲比还不知道,自己即将棋逢对手,心中怀有一丝犹豫都有可能自掘坟墓,甚至殃及无辜。

“毕竟自己不是当事人,当年的11月5日究竟如何连还活着的当事人都说不清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尼亚忽而直视眼前正值最佳年华的美丽女子,表情调皮得好似自己还是20岁,“如果不是L把他逼到绝境,他根本无法杀死L。”

“……”菲比哑口无言。这已经不是在讲故事了,简直是尼亚在担白自己的回忆与推测。

尼亚话音一落,屏幕显示有一封未读邮件,他于是把两只指模公仔收进手心,从黑色靠背椅上起身,走到电脑前,菲比打开邮件。

“又到解题时间了。”


菲比收回思绪,眼前事物由冷变暖,她才意识到自己又一夜未眠。她隐约估摸到尼亚在交代完华米兹之家的相关事宜并且过完自己的八十岁生日之后会发生什么。心跳莫名地失去规律,她起身换了套衣服,洗漱完毕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应邀来客的情况。

英国八月的天气相较于十月的真算是可爱又温柔,虽然天气预报表示这几天会有小雨,但几个风风火火来到孤儿院的老人家全体表示不担心。莫里斯一开心就禁不住话唠起来:“这不有句诗说得好嘛,‘明日愁来明日愁'呗,要真下雨了我们就再住几天,本来离得就不远。”菲比只好打消生日宴会后请人送他们回家的念头。

莱恩条件反射地一对上不怎么见的人就爱理不理的,维恩扬起满脸笑纹地说道:“甭管这家伙,难得来次总要磨上半小时才肯正常起来。对了,主角呢?按以往的经验,该不会...”维恩转而狡黠一笑。

菲比无奈地点头作答,莱恩听罢,起身拉着莫里斯地袖子步履蹒跚地就要往前走:“走走走,咱们也去掺一脚。”

莫里斯难得固执地坐在原位不动:“我们晚上不是还有节目嘛,你现在不好好养精蓄锐的话,晚上吃饭的时候不要又喊困了。”莱恩只得悻悻放手,坐回原来的位置,喝自己的红茶。

孩子们有的还在为自己的礼物下功夫;有的则事先商量好似地间歇性对尼亚进行整蛊惊喜;有的百无聊赖地围在三个老人身边问东问西或缠着要讲故事玩游戏之类;有的则陪菲比一起准备晚宴,比如此时与她走得最近的、亦是她与尼亚商量好的,第四代L。“你准备好今晚要送什么给尼亚了吗?”菲比一边忙活食材的准备,一边问正在放置厨具的年轻人。

年轻人闻言抬头,随即又将注意力转回自己手上的活儿,声音也不含糊:“嗯...算是吧。”
=============================
感觉回来了,却描述不清。

评论
热度(3)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