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明日愁来明日愁 05

梅罗的下巴搁在尼亚的左肩上,左手揉捏右边的乳头,右手上下套弄怀中人脆弱敏感的器官。“嘿,把我的手想像成是你的,有没有很刺激?”就这事儿而言尼亚确实是初次,只需些许刺激便很快达到顶峰。顶端流出透明黏腻的液体,梅罗用指尖轻轻划过,尼亚猛地往怀里一缩。

怪异。陌生的怪异。

无论是在浴室的第一次被进入,后来的第一次口交,还是这次的自慰,比起不可自抑的羞耻感或快感,尼亚感觉更深刻的是陌生的怪异。这或许该被称为“异物感”或“侵入感”,他甚至来不及深究与辨清,接连不断的快感便席卷而来,切断他的思绪,打乱他的呼吸。

尼亚的双手用力掐着梅罗的大腿,呼吸急剧,伴随着几不可闻的呜咽,全身忽然一阵痉挛,纤瘦的身体在一下鲤鱼打挺后瘫软在金发男孩身上,胸口明显地起伏着,并渐渐恢复平静。梅罗亲吻尼亚的耳背,换左手挑逗疲软的部位,而满是黏稠液体的右手被坏心地伸到尼亚的嘴前,食指不断描摩闭合紧抿的薄唇。尼亚原本条件反射地抗拒着。不是对精液的味道心生抵触,而是心中的怪异拒绝这非讨厌的举动。原本释放过一回的器官在梅罗手中再次恢复精神,陌生的怪异感在此时开始变得熟悉。这自然不是习惯,倒不如说是食髓知味。尼亚抑不住一声叹息,张开了嘴,伸出了温软的舌头。梅罗的吻顺着耳廓滑到肩头,尼亚莫名觉得他在笑,面带得意地,张扬放肆着。

不多久,梅罗的手便被舔舐干净,尼亚一边吞咽因快感而再度分泌的唾液,一边向前伏低,头抵着地面,手指的关节因用力而泛白。与第一次高潮的短暂而强烈不同,第二次的顶点显得绵长而深刻。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袭上背脊,尼亚不禁呜咽出声。“还差一点,就一点…”尼亚的大脑一片空白,满心所想只剩最后的解放。这事儿果然危险得很。

偏偏这时,梅罗有一下没一下地抚弄着,注意力向尼亚不自觉翘起的臀部转移。他将舌头伸进唯一的空间,得到空闲的右手似乎在摸索着什么。就在尼亚意识迷糊几近睡着时,梅罗一口气将自己埋进最深处。

尼亚只觉窒息,心跳也跟着暂停。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睁大原本迷离的双眼,不断睁大,睁大。

尼亚彻底清醒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宁愿名字被写在笔记本上。”只差没把他像玩具机器人那样把头拧断。

“反正又死不了。”梅罗的笑容和嗓音有些模糊,接下来尼亚眼中的世界都变得失真。他隐约觉得自己又做起了梦,梦里若有似无地发生着什么,却没有一点记录在脑中,宛如濒死的走马灯剧场。奇妙的是,他的官能感受还能及时且准确地传至大脑,比如此时自己被翻过身躺在地上,接受梅罗自上而下的深吻。他在心中默默笑了,只是不知脸上是否有所表现。他紧紧地搂住金发男孩,轻啮对方的舌头与双唇……

世界仿佛就此终结。耳畔回响着比心跳更令人悸动的声音,它重复着一个人的名字。

尼亚,尼亚,尼亚。

评论
热度(10)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