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明日愁来明日愁 07

       现在才说可能有点晚,但还是推首BGM:No More Heroes——Westlife

==================================================

  躺在地上的两人像从海中逃生那般,呼吸紊乱,全身湿透。梅罗喘匀气息,打横抱起手脚还有些发软的尼亚,转身走进一个房间。尼亚转动眼珠,发现四周莫名的熟悉,躺在床上的一刻他终于想起,那正是他从小在华米兹之家住的房间,连布置都没变过。他眨了眨失焦的双眼,发呆似地望着天花板。身体黏腻的感觉已然消失,棉被的温度很快便与体温持平,他感觉疲惫,合眼却无法入眠。身边的床塌陷了一些,有些凉意的双臂搂过来,随后是整个躯体。尼亚转身面对梅罗,目光抚过朝气蓬勃的脸庞,炯炯有神的碧眼,富有弹性的双唇——梅罗凑近叼住尼亚的下唇,轻轻拉扯。两人缓缓厮磨着接了长吻,分开时鼻尖蹭着鼻尖,呼吸混杂在一起。金发男孩挑眉问:“你在想什么?”

  尼亚没有回答,只是目视前方,像是凝视梅罗,又像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梅罗没有得到回应,有点恼,转而一想,又略微讽刺地说:“是刚刚看到的那两个家伙?”

  尼亚收回视线,不置肯否,反问他:“你不认识他们两个?”

  梅罗有些迟疑地摇摇头,无所谓道:“成年的我和玛特?我不知道,你认识?”回应他的是又一阵短暂的沉默。

  原来他不知道,尼亚想。他翻转身子平躺在床上,依旧面无表情:“如果世间真有那么一种状态,心灵十分充实和宁静,既不怀恋过去也不奢望未来,放任光阴的流逝而仅仅把握现在,无匮乏之感也无享受之乐,不快乐不忧愁,既无所求也无所惧,而只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处于这种状态的人就可以说自己得到了幸福。*”

  梅罗显然没有想到尼亚顾左右而言他就算了,还抛出一个不知应不应该算作新话题的论述,他觉得猝不及防,正想是抓着自己原来的话题继续还是就他抛出的话说下去——“那岂不是每个死人都得到了幸福”这样的话实在太蠢,不如不说——尼亚又继续了:“若果真如此,有哪个活人是幸福的?”梅罗心中咯噔一下,一言不发,双眉紧蹙,他不清楚为什么尼亚会说这些,他听着心里有点不舒服,直觉不是好事,但也只是条件反射又有些强硬地扳过尼亚的脸,迫使他正对着自己。梅罗的心头涌起一波又一波的情绪,最后像在搅拌器里的巧克力那样,汇聚到一起形成小小的漩涡。

  梅罗开口,连自己都被喑哑的嗓音惊得挑了挑眉:“你怎么能做到时刻面无表情?就好像......一直带着一张面具。你知道,就是这张臭脸每次都他妈逼得我只想一拳打碎。”

  尼亚顿了顿,反而调皮地笑了:“我以为你会直接用拳头招呼过来。”话音刚落,他的笑容隐去,双眼注视梅罗,仿佛要记住什么,语气却平淡无奇:“...已经忘记了。”

  “嗯?”梅罗正想化理论为实践,手从尼亚脸上下滑,在听到尼亚的话后停在脖颈处。

  “从我记事起就是这样,”尼亚缓慢地眨了眨眼,声音变得越来越小,“好像......一直都是这样,没变过。”话刚说完他就觉得有些不对——或许是有什么变了,不过已经无所谓变不变了。

  梅罗也眨了眨眼,双瞳似乎发出淡淡的光,带着祖母绿的色泽,像月光下湖面泛起的涟漪:“你觉得那是幸福吗?”尼亚摇摇头。梅罗又说道:“如果只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就能说自己得到了幸福,那未免太过单薄,毫无说服力。”

  “但至少能感知到内心,如果连自己的存在都感受不到,哪来感觉一说。”

  “他这样说就像要人们把自己抽离于尘世,对外物没有感觉,一切都无所谓,只是过自己的......要真是那样,又哪来这么多英雄言论。”

  “中国有句古话,叫‘大隐隐于市’。说明这并不是不可行的。好比华米兹之家,好比L。”尼亚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明白他们大概不会期待这样的幸福,“如果世间真有那么一种状态......”

  四周再度陷入沉默之中,唯心之论说再多都不会有统一的结果,不如不说。不过本应烂在心里的话就这么吐个干净,倒也得了个痛快。尼亚像无法自如吞吐气息的耄耋之人那样极慢地吐了口气,仿佛那口气带着质量,吐完了,便轻松了。梅罗却欲言又止起来,前面提到“只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时,他想说的关注点其实并不在内心的平静与外界的联系,可他越琢磨越觉得矫情,最后还是咽了下去。这么浅显的东西尼亚不会想不到,梅罗如是想,就坦然地瞅着对方略显苍白的脸,学他不说话。

  这回尼亚先开口了,说出来的话却让梅罗气不打一处来:“比起像炸弹一样一点就爆,我倒觉得自己这样没什么问题。”

  “呵呵。”梅罗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手脚开始蠢蠢欲动,又很快管住自己——他估摸尼亚这话的嘲讽意味并不重,只是提了个跟自己差不多性质的问题。于是他撇了撇嘴,说道:“不知道,也许跟你一样没变过,也许正相反。”

  “倒是互补。”

  “不必特地说出来。”梅罗咬牙切齿,干脆伸手伸脚过去趴到尼亚身上,进行新一轮“肢体交流”。

==================================================

*【法】卢梭《一个孤独的散步者的梦》

这才是真·梅罗生贺(www遁

评论
热度(2)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