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明日愁来明日愁 08

  本来是充满欢声笑语的庆生晚会,却在这低回流连的歌声塑造的气氛中变得别有韵味。稍微有些敏感的人都能嗅到带着质量的感情,不属于小小观众,也不属于舞台,只属于尼亚,那个在台下几乎没有说过话的白发老人。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向这位不善表达情感的老人表示尊敬与爱,每个人都试图挽留,并向他展现人间的种种美好。由于这么做只是出于内心隐隐的不安,没有人真正开口谈及,只是为了安抚各自的情绪各出奇招。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行动向尼亚表达:“尼亚,我们很喜欢你啊!”

  不知不觉,留在最后的压轴戏终于上场。一位年轻人随着歌曲结束的伴奏走上舞台,他留着齐耳短发,细碎的刘海堪堪长及一双剑眉,瞳孔的褐深得近乎黑,淡色的薄唇轻轻抿着。这是一张亚欧混血的脸,放在人海中一眼就能找出来。年轻人身穿米色衬衫搭深蓝连帽带绒外套,再加上黑色休闲长裤,给人带来邻家大哥哥的气息(这无疑出自维恩之手,这人总是喜欢给别人套上自认为合适又养眼的衣服)。看起来如此温和近人的一个人,嗓音却一反以往的温柔平和,他在用不属于自己的、低沉而喑哑的声音朗诵一首诗:

 

  You say that you love rain,

  but you open your umbrella when it rains.

 

  “莱维的嗓子怎么了?是感冒了?”年轻人刚念完第一句,台下一个不明就里的女孩子就悄悄问身旁的同龄男孩。

  男孩回以同样无知的表情,还耸了耸肩:“听起来不像,又没挂鼻涕虫。”说罢,他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此举成功得到女孩两记卫生球。

  莱维嘴里缓缓念着诗,视线没离开过轻轻晃动酒杯的白发老人。他站的位置不在正中,离舞台也不算近,莱维需要稍稍转向左侧才能正对着他。莱维在模仿一个人,一个住在尼亚心里将近一辈子的男人。那個人在Kira事件中死去,为了抓住那个犯人,他放弃与本该是队友的尼亚竞争。他在最后终于明白,只有两个人并驾齐驱,才能战胜共同的对手,而这份明白,意味着放弃自己的生命。

  有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让那个人不死的方法?莱维想过,他相信尼亚肯定也想过。只是再怎么想,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不能挽回,无法挽回。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sun,

  but you find a shadow spot when the sun shines.

 

  乐观的话,这场晚将迎来皆大欢喜的结局——尼亚依旧和他们生活在一起,慢慢老去。但是年轻人总觉得,结果极可能正相反。那件事后剩下的人除了尼亚便是罗杰,而罗杰早已离开...莱维不知还有什么能挽留尼亚。这是众老人经过讨论后一致同意的方法,希望能以此告诉尼亚,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待他去发现,还有很多人想继续有他在的生活,他迟早会见到他心心念念的男人,也不差这三年五载。

  有孩子注意到尼亚不易察觉的变化,即使他只是站在那儿,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舞台,骤变的气场和晃动酒杯的不自然告知了一切。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最后的朗诵会令平静如斯的尼亚受到如此强烈的撼动。只有莱维和老人们明白,那嗓音属于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他们纷纷看向尼亚。而他本人只缓缓啜饮手中的巧克力甜酒,苦中带甜的味道充斥着他的口鼻,甚至盖过慢慢涌上的酒精后劲。那一刻,他听到的声音仿佛来自另一时空里,那个时刻挂在他心上的男人。他不知道莱维(Levi)——正在朗诵的年轻人——是怎么拟出梅罗的声音的。若非一再确认过他的死亡,尼亚真想走上舞台,一手撕下他戴了这么多年的面具。可惜,他不是,再怎么相似都好,他始终不是那个男人。

 

  You say that you love the wind,

  but you close your windows when the wind blows.

 

  这首诗华米兹之家的人早已烂熟于心,结尾不是很愉快,甚至有点嘲讽的意味。然而这首诗在华米兹之家朗诵,而朗诵的人是他们喜欢的大哥哥,孩子们相信,他不会照搬原文,他们充满期待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地表现心中所想。

  只剩最后一句了。

评论(2)
热度(2)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