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NM】一时兴起 01

现代架空。热恋三十题短篇系列。

21.做饭烘焙

=========================================================

 

 

今天周五,尼亚的课很少,下午准点放学后他回办公室收拾东西,随手背上双肩背包——这还是爱人梅罗送的新年礼物——就走出教学楼。尼亚所在的中学离市区有点远,毋论几乎就在市中心的游乐场了。一边朝校门大步流星地走过去,一边估摸着这个点是先去哪里买点吃的当午饭(顺便也给梅罗带点什么)还是见到人再说。直到他踱到学校附近的公交车站,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对他来说在哪儿吃什么都不存在问题,只要店面干净卫生、食物安全无毒,随便怎么吃都可以;梅罗则不然,他再三向尼亚灌输诸如“我们既然在这看起来不错的地方生活为什么还不能好好善待自己的胃”“你看看这条街,十家店有九家都在做家乡美食,你就知道吃对人来说有多么重要了(ps.那条街居然有八成的店都是亚洲——尤其中国——人开的)”的想法,以至于每回吃饭尼亚都随梅罗定,他想去哪儿吃什么尼亚都奉陪。

好吧好吧,尼亚在公交车站排着队边等边想,既然如此还是待会儿见到梅罗再说。想罢,他从米色休闲西裤的口袋里掏出手机,间或回应一下周围给自己打招呼的学生们,调出短信界面便运指如飞地打起字来:

下班了吗?午饭一起去哪里吃?

短信发出去还不到一分钟,对方就回复道:

回家吃,我已经买好菜,你人带回家就行。

还附带了一个飞吻的表情。尼亚那与普通男人相比稍显白皙的脸上毫无表情,钴蓝色的眼睛里却盈满了笑意。他想了想,还是回了个“OK”,顺道复制粘贴了那个简易表情。然后他把手机揣回兜里,从另一个口袋摸出零钱——回家的那趟公交车来了。

临近周末,公交车里的人比平日要多些,早恋的小情侣们并排坐在一起讨论回家换好衣服要去哪里玩,其中不乏提到梅罗工作的游乐场的人。照理说从今天起到周日这三天,去游乐场玩的人会只多不少,真不知道梅罗那里是怎么排班的,今天居然这么早就下班了。但也指不定是突发其想打算来点惊喜,梅罗总是如此随性,这点打自小学认识他就基本没有变过——这兴许是他们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原因之一。尼亚就这么靠窗坐在双层巴士的顶层,双眼放空地望向车窗外发着呆。一般在这时候人们不是在天马行空地想些不切实际的妖魔鬼怪世界奇迹,就是像电视跳台一样回忆过去。显然尼亚是后者。

 

先是在小学的自我介绍。

那是在学校的第一节课,老师在课上简单说了自己叫什么名字、教哪一门课、他是班主任之后,就让台下的同学一个接着一个上讲台简单地说下自己的名字和兴趣等。那时谁都不认识谁,连座位都是临时按身高编排的,尼亚属于头几个走上讲台的,他只说了几句,便走下去了,排在后面的小孩子一个个走上讲台,或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舌头打结,或欢脱啰嗦得被老师“请”回座位。现在想来,他已经连当时那些孩子长什么样、说过什么都记不清了,唯独记得梅罗那张扬的带着恶作剧意味的阳光笑脸,虽然金色男孩留着妹妹头的发型,他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像女孩子,明明翠绿的眼睛和猫眼很像,却一点妩媚的感觉也没有,他嘹亮的嗓门报出自己的名字与兴趣爱好,最后眨眼的动作引来台下好些女生的惊呼。当时他们俩是怎么介绍自己的呢......

“名字:尼亚。兴趣:玩具。”冷淡的表情,冷淡的语气,什么都是冷冰冰的,好像外界的一切都与尼亚无关,他只是来完成某项任务。

“嘿嘿,大家好,我叫梅罗,今天6岁,喜欢的东西有很多啊,当然最喜欢的还是踢足球啦,除了守门我都很厉害哦!我今天把球带过来了,放学有谁想一起玩的都可以过来哦!”话音刚落,梅罗眨了眨眼就颇为欢快地走回自己的座位,经过前排的尼亚时他无意识瞟了瞟那个埋头玩迷你飞机模型的顶着一头银色自然卷发的小男孩。

那时他们只是在彼此心中留下了若有似无的印象。在后来的考试中他们发现除了对方,几乎没人能做他们的对手,于是每回考前见面都不免打起没有销烟的战争。但是这样的关系算糟吗?与其说针尖对麦芒,倒不如说不打不相识,文斗武斗都比过了,在班主任L的调解下总算能以识英雄重英雄的姿态握手言和,但这只让他们不再打架,语言攻击却还是没少过。

 

真正对爱人有了小心思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尼亚坐在公交车里想了一会儿,突然有些微妙地眯了眯眼。

那会儿他们已经上高中了,期间还一起跳过那么几次级,可能正因如此他们的父母都相互认识了,连带地插班都能插到一起。不过这么做显然是利大于弊的,那时他们的关系已从“不共戴天的敌人”进化到“最佳损友”——其实无非是尼亚碰巧在梅罗打架回家前帮了几次忙,梅罗又在放学踢完足球后在灰暗的小巷子里“救”了几回被人强收保护费的尼亚——如此一来,初到陌生的环境里,认识的两个人就自然而然地同进同出,即便在后来梅罗有了自己的“小跟班”“小粉丝”,他也不曾冷落过尼亚,尼亚亦然。尼亚思考过如果不是跳级的关系,尼亚和梅罗兴许不会这么“友好”地相处,还做了朋友,甚至是......伴侣。

咳,好象跑偏了。回到正题。

总之就是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这么暗恋上了,偷偷喜欢就算了,还生怕对方不知道似的常常搞出一些乌龙的名堂来:什么突然和对方保持距离啊,不再勾肩搭背啊,偶尔碰到了皮肤跟触电似的弹开啊......看过的电影里那些人怎么来的他们差不多都来过一遍,还自以为愁眉苦脸得不行不行了,其实一直暗爽着。最后还是大他们两三岁的玛特看不下去了,说他们再这样在他面前秀恩爱相互放电闪瞎路人,他就要和他们绝交了。于是被分别告知的两人各自床上失眠了一夜后,决定告白。

“尼亚。”金发少年飞快地瞧了对方一眼,视线刚对上又立马错开,姣好的脸上似乎染上了莫名的绯红。

“嗯。”银发少年显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平日素来没有表情的脸此时更为冷峻了,好似他们在商讨什么严重的大事。手指一直卷玩着头发,好像不这么做就会连最后一块浮木也没有了。

“我......”金发少年终于决定开口了,银发少年注视他的双眼开始闪烁紧张等待的光芒,“我......我宣(睡)你!我很宣(睡)你!你宣(睡)我吗?[1]

“...... 你再说一遍?”尼亚愣住了,停下了卷玩头发的动作。两人面面相觑,才慢慢回味过来梅罗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男生因为紧张说了什么与语法不符、与场景不符、还与心境不符的话。他甚至有点庆幸梅罗没有爆出家乡口音来,不然他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听懂对方到底想表达什么。于是尼亚淡定了,他知道这是告白前最后一次乌龙了,因为他决定他来做这件事。

“梅罗你这个傻子给我好好听着。”尼亚突然表情严肃地骂起人来,梅罗瞪着双眼正想骂回去,却听到接下来堪比熄火的话。尼亚说:

“我喜欢你,非常、喜欢。更别说我有多想睡你了。”

听罢,梅罗涨红了脸,如玉的眼眸中好似闪出了激动的泪花。隔了三秒,不、指不定有五秒了,他才吐出哽在喉咙的那口气,回道:“妈的要睡也是老子来睡你,你这个弱鸡。妈的老子喜欢你,快给老子洗干净了在床上躺好!”

当然,真正滚起床单还是在梅罗生日那晚才成功做到了。而在此之前,两个没开过荤的青少年冲动起来不知受了几回伤,没有留下心理阴影也只能说他们的心理素质真的不错。

 

待尼亚回过神来,他自己已经掏出钥匙开了自家的门并站在玄关换鞋,脸上带着不自知的微笑。梅罗听见开门声从厨房走到客厅时看到这光景还以为尼亚今天遇上什么好事了。

“怎么,有人送你乐高豪华玩具套装了?笑得跟白痴似的。”

“只是看见有个穿着围裙的傻子连脸上沾了巧克力都不知道。”

梅罗听罢赶紧拿手背去揩,却被尼亚捉住手,舔掉手指上的巧克力。梅罗意思几下要抽回去,在对方施力下放弃本就没多认真的挣扎,空出来的手夺过尼亚手里的背包扔到沙发上,就用力亲上爱人的脸。两人黏黏糊糊地亲了好一阵才放开,梅罗用鼻尖蹭了蹭尼亚的,又踹了尼亚小腿一脚,说道:“不想做米虫就快点来帮忙。”说着又亲了起来。

两人磕磕碰碰走到厨房,在走火前饥饿终于压倒情欲,两人相互摸了几下腰背就转身分工合作为共度晚餐而"奋斗"。

——————————————————————————————————————

 

[1](I......I lie you! I lie you very much! Do you lie me?)这只是个人的恶趣味,这句就算是用法错误,“lie”也应该作“撒谎”解,用在此情此境算是故意曲解了,正所谓“YY更健康”嘛(笑)。

 

 

 

 

 

 

评论(3)
热度(2)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