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NM】一时兴起 02

尼亚看了下料理台面上的食材,有些已经加工,有些已是半成品,有些正在炉火上烹煮着,显然梅罗在给他发短信那会儿就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他低头解开白衬衫的袖扣和领口头两颗纽扣,才注意到梅罗做头盘的沙拉酱沾到衣服上了。他皱眉看了看,还是一面把手洗了,一面对梅罗道:“以后出来不要穿围裙。”

梅罗继续做他的甜品,有些不以为然:“围裙play也不行?”

“只要洗干净了就随便你。”尼亚对着水池甩了甩手上的水,拿起汤勺转身去看了看刚放海鲜进去的汤锅。小声嘟囔着“臭洁癖”的梅罗给挤巧克力的塑料纸剪开小口时顺手掐了下尼亚右边的屁股,男人头也不回地往后踹了那金发流氓一脚,梅罗手一抖,给蛋糕挤花的地方多了一大坨巧克力。他想了想,从放在大碗旁的透明小盒里抓了点备用椰丝撒在多出来的巧克力上,突兀是突兀了点,好歹不算太丑。梅罗瞧了两眼,决定把这块留给自己。

做好甜品后他胡乱收拾了几下,转身走到尼亚背后一把抱住对方的窄腰,下巴搁在左肩上,一边看着尼亚切莴苣胡萝卜等等这些备用蔬菜,一边兀自报起了菜名:“头盘是蕃茄酪梨芝士拼盘,然后是面包海鲜汤、什锦蔬菜、法式红酒牛排——牛排还得再腌个半小时左右吧,然后是什么来着……”

梅罗这厢还在给断开的思路续接,尼亚那边厢便接了下去:“没猜错的话还有水果沙拉、梅罗特制巧克力蛋糕,最后来杯格雷伯爵红茶?”

梅罗撇了撇嘴,点头道:“红茶也不错。”随即想了想,又添了句,“我的烘焙技术好歹是经过职业糕点师认可的,你不吃我包了,不吃白不吃。”尼亚不置可否。

事实上看一眼正在捣腾的食材和正在使用的厨具,尼亚也能猜得八九不离十,现在听爱人这么一报,更是印证了自己的推测。尼亚把最后切好的茄子拨到盘里,放下菜刀,转头亲了亲还抱着自己不放的男人,问道:“硬面包?”

梅罗松开环在对方腰上的双手,指了指做好的蛋糕旁用稍大的陶瓷盘子装好的球状面包,懒洋洋道:“早就做好啦,新鲜出炉的。”

尼亚嘲笑道:“你做菜的顺序有够奇怪的。”

“我自己吃才不这么麻烦,牛排、巧克力蛋糕、黑啤酒,完美。”言下之意是,老子难得有心情做你还挑,这烛光晚餐你不陪老子一起做就都没得吃。说罢,梅罗颇为自得地鼓掌。

尼亚不予置评,走到挂厨具的地方拿下平底锅和木质锅铲,回头梅罗已经打开另一个炉灶,一只手端着爱人刚切好的蔬菜在旁边候着。尼亚把锅放在炉火上,往里面倒了些橄榄油,梅罗拿过尼亚的锅铲先把洋葱、茄子和西红柿放进去,热油遇上生水溅起点点油星。放下手中的蔬菜盘子,梅罗才想起尼亚还穿着外出的衣服就进厨房了,便打发他去把另一件围裙围上。

尼亚围好印着功夫熊猫的围裙回到厨房,梅罗正在翻炒半生不熟的蔬菜,还不失时机地笑话这略显滑稽的装扮,尼亚上下打量一番梅罗的海绵宝宝围裙,只回了“呵呵”二字。

看那边应该没什么要忙的,尼亚便去弄装汤的面包。他先在球状硬面包顶部切去一小块,切口大小和汤碗口差不多,再以不漏汤为前提将内部挖空,这算是个麻烦的技术活,尼亚倒是做得得心应手。切掉的那两小块面包还能恶趣味地分作两个“碗盖”再盖回去,小朋友也许会很喜欢。

面包这边刚做好装汤的“碗”,炉火那边已经撒好调味料准备装盘了。于是尼亚飞快地估算了下时间,在梅罗给菜装碟再把锅洗干净前应该还来得及,便去切做头盘的酪梨。将酪梨对切去核,再分别切成薄片,准备什锦蔬菜时他已经将番茄分成两部分切好备好,剩下就是摆盘的事了。他没忍住又转头看了眼梅罗,披肩的金发被人随手扎了起来以免做事受影响,手臂的肌肉随着把菜装上碟的动作微微隆起,简单的一件事由梅罗来做硬是多了几分带有家庭气息的力之美感。梅罗从小好运动,即便出来工作也不曾少过锻炼(连带着尼亚也一起或多或少做过一些),因此他的身形一直保持得很好,该有的肌肉只多不少,又不像健美男那样鼓起来就狰狞可怖,整个人只是站在面前就充分表现了何为“养眼”。梅罗总是叫人百看不腻,连玛特也吐槽过他不做模特真是可惜了。

“怎么,我太帅了让你看呆了,连手头做的什么都忘了?我也不记得自己在尼亚大冰山眼里如此有吸引力啊?”梅罗调笑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尼亚只是恍神了几秒,梅罗就已经开始洗锅准备下一道菜了。于是尼亚选择不回话,只把注意力放回蕃茄、芝士和酪梨,在用调味料时提了一句。红、白、绿依次落入两个陶瓷碟中,橄榄油、黑胡椒、盐及牛至放在小碗中拌好,均匀淋在冷菜上,最后再缀以罗勒叶,头盘就此大功告成。

尼亚简单收拾了下料理台面,顺便把手洗净,去给即将下锅的牛排裹水淀粉。梅罗重新把油倒入平底锅预热,蓦地想起当初买餐具时和尼亚提过专门的煎锅,结果对方一言不发地把视线移到手推车里的平底锅。好吧,这个能吃素绝不吃肉的家伙。油爆开的嗞啦声把梅罗的心神拉回正在煎牛排的平底锅,梅罗用锅铲戳了戳锅里那大块肉,嘴角抽搐了一下:“当初是你说能用平底锅解决的就不买别的锅,所以……”梅罗放下锅铲往后退了两步,在锅前留出一个人的空位,“是时候让‘大厨’大展身手了。”语毕,他的嘴角愉悦地勾起,本就饶有兴味的笑容此时更显别样的意味,连带着调侃的话也变得无比应景,好像尼亚只剩下这个选择了,他需要做的,就是再添一点催化剂。

尼亚扬了扬眉,没有动作,只慢悠悠地回道:“要糊了。”事实证明,要尼亚中梅罗的套,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成功案例从来发生在对象互换的情况下。

“我操!”果不其然,梅罗立马走近锅前调小火,拿锅铲挑起一点牛排的底面,再慢慢把牛排翻过面,然后他才想起当初为了洗锅方便,他们特地挑的煎炸食物不容易粘黏的锅。思及此,梅罗登时转头想要用眼神把某个坏蛋狠狠遣责一番,却见对方脸上扬起调皮的笑,在旁边的炉火前用汤勺搅动汤锅里的海鲜奶油汤。梅罗的嘴巴翕动了几下,心想大人不计小人过,大不了等下甜品没他份。想到这儿梅罗更觉得给自己留了那块蛋糕是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晚餐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汤只剩下调味,最后也是重头戏的部分就在牛排上。尼亚随手往汤锅里撒了点诸如盐和胡椒粉的调味料,盖上锅盖关了火就不再理它,然后去捣腾大蒜和红葱。

梅罗分别煎完六成熟(自己的)和七成熟(尼亚的)的牛排后起锅,尼亚把调汁用的材料放在就手的地方,顺手接过对方装好牛排的碟子,和其它做好的菜肴放在一起。不一会儿,梅罗往锅里放油,加入蒜末和红葱末。红白颗粒在锅里喧闹着散发香味时,尼亚一手平稳把红酒瓶口对准平底锅,倾斜瓶身,一股红色细流与颗粒混杂在一起,香味变得更为浓厚诱人。在尼亚收回红酒瓶的同时,梅罗一手翻着锅里炒的,另一手往里头添盐添胡椒,最后盖上盖子,调好火,放下手中的木质锅铲,转头看向身边的人。

此时尼亚已经用定时器调好时间,又变魔术般举着两个盛了红酒的高脚杯,平直地伸出其中一杯,梅罗顺其自然地接过,调笑道:“饭前助兴嗯?”

两人向彼此微微抬了抬杯子,摇晃着将红酒分次啜饮而尽。尼亚教过梅罗几回所谓“品酒”,但梅罗总嫌麻烦又没必要,从来只愿意用尝去辨别,这次也不例外。他回味了一会儿,皱眉道:“涩是没上次的那么涩了,但还是有点酸。”尼亚但笑不语,只拿过梅罗的空酒杯和自己的一起搁置一边,转身去拿面包装海鲜奶油汤,梅罗挑了挑眉,也关火给牛排淋汁。

在多年的同居生活里他们摸清彼此的一切喜好憎恶,平时没事在家,他们用一个示意的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便能达成交流。好比现在做饭这类合作的活动,一个人完成一个步骤,下一步便由另一个人接上,抑或两个人分别负责自己做的几道,偶尔顺手帮上点忙,整个烹饪的过程就像一个人的流水作业,一切行进如呼吸般自如,因而赏心悦目。从他们平静专注的神情中也可以看出,他们有多乐此不疲。相恋的两人自适地享受着默契带来的满足感,享受这以爱为名的平淡生活。

 

评论(2)
热度(1)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