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NM】一时兴起 03

03

饭厅里,两人合力做好的各式菜肴躺在欧式红木方桌上,反正只有两个人,还是在家里,自然无所谓按特定顺序上菜,连摆放都随心所欲。梅罗在自己精心挑选的小烛台上点燃蜡烛,出于某种恶趣味心理,他挑了蓝色和绿色的蜡烛,就像一双双他们俩的……梅罗淘气地扬起嘴角,很快有点心虚地抿起来,又想和以前玩过的种种比起来这算什么,干脆避开烛火放肆地笑了。烛焰在玻璃罩中摇曳曼舞,发出明亮又朦胧的光;尼亚端上盛了红酒的高脚杯,然后关灯,两人上座。

“现在可以知道为什么了?你抽奖抽中一年份的巧克力?”尼亚的声音有些放松下来的慵懒,左手执起高脚杯,随意轻缓地摇晃着。他从看到厨房的食材就开始在猜,今天并不是谁的纪念日,自己最近也没发生什么好事,便只剩对面同样在旋转酒杯、视线却从来离开自己的爱人。

借着餐桌上的烛光,尼亚只见梅罗嘴角抽搐了一下:“……这笑话快冻死我了。”

他伸长手臂,两人碰了碰杯,梅罗以“一时兴起”代替了贯例“干杯”。

“一时兴起。”尼亚低声重复了一遍,抿了一口红酒。

“对,就是一时兴起。开心就做了,反正什么都不缺。”梅罗放下酒杯,开始动离自己最近的头盘。他习惯性地用叉子戳一片蕃茄、酪梨和芝士,像吃汉堡一样一口吃掉。芝士融化的浓郁奶香裹上水果清新的酸甜,在调味料和香料的辅助下刺激舌头各区的味蕾,清脆爽口,令人食指大动。

梅罗基本上没有挑食的毛病,就是口味比尼亚重些。他咽下口中的食物,说:“盐和黑胡椒再多些就完美了。”接着又不停口地吃起来。

尼亚眼观鼻、鼻观心地细嚼慢咽着,听罢抬了抬眼,手中的动作不曾停下:“要自己再加。”

梅罗将手中的空盘和装了海鲜面包汤的对调位置,才回以无辜的表情:“吃完了。”说罢还舔了舔沾了椒盐的嘴唇,如此行径简直和顽皮小孩无异。

尼亚才懒得理他,只拿起面包盖也喝起汤来。奶油与海鲜融合的鲜甜夹杂椒盐与香料的咸香瞬间攻占整个口腔,仿佛连鼻腔也一并霸占了,呼吸之间尽是汤水浓郁的味道。他不免抬眼看了几秒梅罗的吃相,对方显得对这汤很是满意,伴着撕扯下的小片硬面包喝得啧啧作响。尼亚不易察觉地挑了挑眉道:“这汤喝完味觉都要覆盖了。”

梅罗不以为然地瞟了尼亚一眼,嚼着浸了汤变得有些软的面包,口齿有些不清道:“不是有面包么,刚好中和了。”

“才怪。你肯定背着我又洒了不少椒盐。”

“怎么,对我的‘调味’有什么意见吗?又不是佛教和尚,清汤寡水有什么好吃的。”

“再过二十年你就知道该谁有意见了。”

“呵呵,不趁年轻时挥霍生命,到老时又叹息自己当年不够轻狂。”

“希望到时你对着所谓‘后辈’畅谈‘当年勇’时也能如此理直气壮,顺道,还是在不依赖保健药的前提下。”说话间尼亚放下餐具,做了两回引号的手势,可惜在梅罗看来不仅没有嘲讽意味,反而更有小白兔般的可爱。

“打赌吗?就你这身没几两肉的也好意思以为人师表的姿态教训他人健康,体能首先就被刷下来了吧!”梅罗哼道,完全没有意识到夜夜笙歌时自己是处在何种境况。

“嗯哼?”尼亚脸上扬起调皮玩味的笑,手中的面包碎片恍如变身玩物,放在嘴里的动作在顷刻间变得微妙起来,在旁人看来这兴许不该叫食物了,而是别的用以某种运动的……

尼亚就着梅罗渐渐变幻的表情调笑道:“我可以把这当作你在对近来睡前运动质量表达不满吗?”

梅罗咽下嘴里的食物,本能地想回击道:“怕你不成?洗完澡来战!看谁先萎!”说罢还挑衅地伸出鲜红的舌头舔了舔泛着油光的唇瓣,低声补充了句“孱弱的小老头”,然后三下五除二把剩下的汤就面包吃完,放下勺子转攻什锦蔬菜,但旋即他顿了顿手头端蔬菜盘的动作,似是考虑了点什么,还是连同牛排一起摆到跟前——反正是在家里,爱怎么吃随自己高兴,牛排再晾就该喂宠物了(尽管他们还没想好要不要养、想养什么)。

事实上如果条件允许,梅罗甚至想缩短时间煎个三成熟,外部熟了一半、切开里面会流点血汁的那种,既有软嫩的口感又不失韧性,然而和尼亚一起吃过一回之后,银发男人死活不肯再看见三分熟的牛排,最过分的是,尼亚自己吃都不想吃、见都不想见,那也算了,个人偏好这没必要强扭,可是连他、这个宁可吃生食也不想吃老肉的人,连他都不让吃,这是个什么道理!以“爱”为名的强迫他是拒绝的!(他也确实一度拒绝了,只是在爱人的软硬兼施下屈服了。)他敢肯定尼亚就是看出了只要不动自己的巧克力,其余一切好说,尼亚吃定了这点,所以才这样对他多加限制。

“你这样都算幸运的了,除了身心健康方面,他还管你什么?你看看琳达一家就会觉得你家那口子的那点‘淫威’简直就是爱的棒子!真爱才会只舍得来这么一下下!”玛特随手点燃一支烟,对此如是劝慰,虽然梅罗宁可他什么都别说。

叉子在牛排上随意定个点戳下去,确定好自己要吃的大小,下刀,内里鲜嫩的深粉红色带着稀薄的热气显露出来,肉质特有的鲜香盖过那一点点腥,梅罗一口一大块肉慢慢嚼着,葱蒜与红酒共舞挥发出的香与醇直冲鼻腔,顿觉四周都是这般相得益彰的美味,他发出满足的喟叹:能活在这世上真是太好了!美食、暖屋、良业、爱人……一切起于尼亚,亦将终于尼亚。

尼亚。

梅罗睁开方才眯上的双眼,尼亚正专注地咀嚼那块七成熟的老肉,理性如他动作比梅罗的养眼许多,浑然天成的优雅气质让这顿晚餐吃得像有五星级水平。噢,微醺的梅罗心想,何止五星级,哪怕七星级十星级的料理都不能与之媲美。

完美的晚餐,完美的夜晚。

评论
热度(1)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