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NM】他的生日(27.其中一人的生日)上

依旧是《平淡生活》系列,即热恋三十题系列。 尼亚生日快乐。

==============================================

明天是对于梅罗而言相对比较重要的日子,为此梅罗这个月头疼了少说有两个星期。太难了。给几乎没有兴趣的人送礼物真的太难了。玛特跟他半开玩笑地提议道:“你干脆就脱光用丝带扎好自己,装在一个28寸行李箱大小的礼物盒里,最好两只手再握些礼花之类的玩意儿,等他打开之后猛地跳起来给他来一声‘Surprise!’再主动献吻,他一定很满意的。”

梅罗面无表情地对着待机的手机屏幕道:“喂,警察叔叔,就是这个坏人,快把他抓走。”这种蠢事他中学时期做过一次之后就发誓绝无下次,偏偏让玛特不知从哪里得了趣,每年自己为尼亚的生日发愁的时候他总在自己面前(或在手机里)如是“建议”。尼亚说得对,这都是些什么狐朋狗友——

结果他还是和玛特在距离游乐场三个站的新商场里逛了一天。

“啊——太难了!妈的这什么破商城,来来去去都是这么几类破店!算了,我还是给他送吃的好了。”梅罗不断地抓耳挠腮,说罢他面无表情地抬脚就朝离得最近的冰淇淋店走去。在分别消灭了两球曲奇黑巧克力味加一球朗姆酒味和一球芒果味加一球榴莲味冰淇淋后,两人百无聊赖地坐在店里,一个埋头玩手机,一个咬着勺子对着空碗发呆。

 “说真的,玛特,你说我怎么这么好打发,到了尼亚身上就成修行路了。”

“所以都跟你说了你就脱光——”

残留冰淇淋融化物的小碗就这么让人扣到玛特的脑门上,那液体滴到他的防风镜上,带出令人食欲不振又忍俊不禁的轨迹。

十分钟后,玛特湿着头发,戴着洗过的防风镜出现在通往洗手间的过道上。“这样下去不行,明年你拿精装收藏版游戏来求我都没用了,打死不陪你出来。”

“明年的事明年再说,今天的事搞定了,管你明年去死。”

“啧,梅罗……我要跟你绝交。”

“你这次工作的介绍人有我一份,不做趁早滚,别说兄弟没罩过你。”

“……三十秒。”

金发男人转身就走。

“他妈你连三十秒都不给我,不要太过分了你!我昨晚熬夜通宵没睡,今天一大早给你拖起来陪你来这里,你要不要这样!”

“昨天晚上是谁他妈玩游戏机错过打卡干脆让我上完班吃过晚饭再连着代班还一叠声地答应‘好好好’?”

“好,我认输,送他支刻字钢笔如何?”
“他大学毕业那年生日我就送过了,”不等玛特接话,梅罗一边漫无目的地瞎逛一边列出送礼条目,“除此之外,我还送过DIY拼装玩具、拼图、自制蛋糕、领带、领带夹加袖扣、情趣玩具套装——对就是你怂恿一万遍我终于如你所愿的那一次、西装、手表、签名随笔集、初版老书……”说着他停下脚步,眼前是一家弥漫甜蜜可爱气息的手工糖果店。

“手工巧克力或许也不错。”玛特看了看店内的糖果制作室,整个房间的玻璃窗都是透明的,里面有两个身着制服的年轻男子正在制作糖果,所见即所得。

“嗯……或许吧。”梅罗一边浏览一排排装着精致糖果的玻璃瓶,一边应道,“那你今年就送这个吧。好,就这么决定了。”

玛特无可奈何道:“怎么又是我?我送什么无所谓吧,我还打算跟去年一样随手送本书给他算了。”

“哼,去年的账还没跟你算完,你想我这次连去年的份跟你一次算清就尽管试试。”梅罗双手插进裤兜里,冷笑道。玛特双手分别举在两耳旁以示投降。

最后,在尼亚生日的前一天,只有玛特拎了个小巧的纸袋从商场走出来,梅罗依旧两手空空。

* * * * *

还在放暑假,尼亚平日无事就呆在家里看书,或玩拼图、机器人等玩具。晚上梅罗买了菜回家,表情稍显不霁。尼亚没问为什么——按经验八成又是玛特惹的——只是一如既往地和爱人在厨房里做饭。

梅罗经过客厅时瞥了一眼地板上零散的玩具,心下有了一些念头,在清洗食材的同时就在琢磨其可行性。

晚饭后,尼亚在厨房洗碗,梅罗倚在料理台边提议道:“明天出去玩吧。”

“哪里?”

“就游乐场附近。”

“没记错的话游乐场附近除了商场就是酒店。”

“去了你就知道了。”

“可以。”尼亚顿了顿,又继续道,“其实我挺期待你用丝带扎好自己……”

“你他妈给我闭嘴!”过了好一会儿,梅罗把尼亚洗干净的餐具都放进对应的柜子里,他又道:“……你真的喜欢那个?”

尼亚做了个思考的表情,然后故作正经道:“还是去游乐场附近开房吧。”旋即他在梅罗伸出长腿之前迅速离开厨房,可惜臀部还是让脚尖蹭到了。

“去你妈的尼亚,做梦吧你!”

翌日,梅罗难得起了个大早,他悄无声息地掀开被子,以极轻柔的力度将尼亚的睡裤连内裤一起脱至膝盖,双手熟练地揉弄晨勃的器官。

崭新的一天便由卧室里传出的叫床声开始了。

由于“行房”一事在大清早就做完了,所以尼亚一度以为除非买菜或出去吃饭,他们这天都会呆在家里。就算他们走进商场,尼亚也没有对先前定下的结论有所动摇,直到他们通过扶手电梯走上三楼,走进商场最为喧闹的一区——星际传说电玩城。尼亚对这个充满魔幻元素的名字毫无感觉,他本人也几乎不在这些地方玩,但梅罗是常客。想当年每每下课放学如果在操场看不见这个金发男孩,八成都能在类似的游戏城找到他,而尼亚会进游戏城,多半是因为梅罗。

这间游戏城说大不算大,绕场走一遍不用一刻钟就逛完,但胜在游戏种类颇为丰富,赛车、枪战、博彩、投篮、打鳄鱼……甚至连太鼓达人都有,开这家店的说不定是个亚洲人。梅罗在柜台买好游戏币,状似无意地扫了一眼橱柜里展示的奖品,转身走到旁边正在看小孩打鼓的银发男人。

“尼亚,还记得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我问你想玩什么吗?”走在路上,梅罗一边颠着手里的游戏币袋,一边饶有兴致地问道。

尼亚抬手指向他们的目的地,回想着当时的场景答道:“投篮。当时你的朋友很惊讶,他们以为我会选弹珠、转盘之类的博彩游戏。”

“对,在问之前每个人都猜过几种,玛特甚至连赛车都没放过,唯独没想到你会选运动类的投篮。”梅罗顿了顿,笑道,“其实仔细想想也知道,你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这上面,游戏也是随便指的。”

“与其说是随便指的,不如说,我是在猜你会玩什么,然后在里面挑了一种。”走到投篮的机器前,尼亚拿过梅罗手里的透明塑料袋,从里面掏出两枚游戏币塞进投币口。“比赛吗?”

梅罗朝同个机子又投了两枚硬币,挑衅道:“不比,我们来刷记录。”说罢,他按下双人游戏的按钮,篮板上方的计时器开始倒数十秒。

尼亚斜睨身旁跃跃欲试的人一眼。说是不比,下一秒却已全身心进入竞争状态,典型的口是心非。与一人一机的单人游戏不同,双人游戏顾名思义是两个人共用一台机子,共同达成一个目标,看似合作的游戏,对梅罗和尼亚两人而言,却是一场能直观比分的比赛。

五、四、三、二、一。计时板才出现“1”这个罗马数字,梅罗手中的球已经投向板下的篮框。“哐”的一声,已得2分。

尼亚也毫不示弱,在梅罗投球的下一个瞬间,尼亚握球的手已然摆好姿势,投球进篮。“哐”的一声,计分板上的数字由“2”变“4”。

游戏由此开始。

* * * * *

TBC

评论(2)
热度(6)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