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NM】出差与轮休(6.互穿对方的衣服)(上)

《平淡生活》现代架空。热恋三十题系列。
隐-玛特M2/琳达  隐-玛特M2/琳达  隐-玛特M2/琳达
杰邦尼/利多娜  杰邦尼/利多娜  杰邦尼/利多娜
=========================================================

 (上)

游乐场里最近来了个美女员工,长长的卷发,纤细的腰身,白净的双手,修长的双腿,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双迷人的、水灵的琥珀色眼睛,眉眼扑闪之间,似有化为实质的电波直射异性的心脏。

她叫琳达,是玛特一见便宁可为之改变也要得手的女人。接到上级派给他带新人的任务之后,玛特花了三十秒的时间在洗手间把自己从头到脚收拾了一遍,在扶正护目镜的时候,玛特再三犹豫,也还是没把它摘下来——外面的天气看起来是挺好,层层叠叠的白云在一定程度上遮挡了刺眼的阳光,但是安全起见,他还是戴着比较好。

走出洗手间,玛特有些抱歉地对在外等候的女士笑道:“抱歉,让你久等了。现在就带你走一遍我们的游乐场。”嗯,应该是露出八颗牙齿的完美笑容,很好。衣着整齐,气氛美好,干扰全无,场景满分,接下来只需要通过对话和一些“小事件”迅速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假以时日,寂寞空虚的单身男子就可以宣布脱团了——玛特简直可以预见美好的脱单未来。

“好的,谢谢。”琳达回以微笑,接下来却话锋一转,打了玛特一个措手不及——

“我刚刚就一直想问了,那个穿白衬衫的金发男人我记得是叫梅罗吧?他不是我们的同事吗?今天轮休?”

啊?玛特下意识地顺着琳达伸出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坐在前面不远的休息长椅上,目视前方巨大的摩天轮,正在讲电话。玛特顿觉额头爆出了三根筋。

是的,虽然这个人身穿平时几乎碰都不碰的白衬衫和米色休闲西裤,但他确实是梅罗。而他会穿平时绝不穿出街的颜色,玛特用脸上的护目镜镜片都想得到是为什么。只是可是但是……

如果再次泡妞失败,他一定要跟梅罗绝交三个月。

* * * * *

前一天夜里。

梅罗洗完澡出来看见自家男人正在收拾行李,他下意识地关上卧室门反锁,然后坐在床上一边擦头发一边平静地问:“明天去哪儿?”

“去所谓的‘姐妹学校’参加交流会。”

“我怎么记得那个不在国内?”

“嗯,就法国的那个‘穷乡僻壤的小学校’。”尼亚故意学着梅罗嫌弃的语气说道。

“本来就是,以前听都没听说过的地方,听都没听说过的学校,说交朋友就交朋友了,当联谊吗。”梅罗嗤之以鼻。

“好歹那里有几个大酒庄,上次带回来的香槟你不是吵着说下次要进他个三大箱吗?”

“……要去多久?”

“最长两个星期。”

“两个星期!那是去做全身交流吗!”

“因为这次是几所学校参加的‘联谊会’。”

“几所学校参加又怎么了,难不成还是车轮战吗?”说罢梅罗自己都禁不住一阵恶寒。

“差不多。有些学校离得比较远,过来比较花时间。”银发男人合上行李箱,把它放在门口,顺手关上灯。

“喂,浴巾还没晾。”话音刚落,手里的物件就已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之中。

“怎么突然间这么饥渴。”梅罗锲而不舍地继续道。

“到时间做全身交流了,梅罗先生。还是你还想来点别的助兴节目?”语毕,以唇封缄。

由于夜里“交流”过于深入,梅罗只好赖在床上给爱人来个绵长的吻别,全然没注意到自己这个月新买的衣服这么给穿走了。直到下午醒来翻找衣服,梅罗才发现何止那套新衣,尼亚那个闷骚连西装和内裤袜子都没放过。虽说他们就没什么不能共穿的…梅罗在“幸存衣物”中挑出一套皮衣,随即又挂了回去,反手从一堆以白色为主的衣服中拎了一套休闲服出来。

换上衣服,习惯性对着镜子简单整理了一下,镜中张扬醒目的男人在白净衣服的映衬下变得内敛,犀利的眼神与冷硬的面部线条亦在宽松衣物的辅助下显得温和许多,整个人就像涉世未深的大学生。端详着镜中的自己,梅罗心里蓦地闪过一个念头:那家伙穿黑色还是很性感的……他转身踏出卧室,甩动的金色发尾稍稍掩盖了那张迷人的俊脸,模糊了有点精彩的表情。

“不行,就算今天轮休,外面天气这么好,不出门太浪费了。又不是尼亚那个万年宅。”心念身动,不一会儿梅罗就换好鞋子(自然还是那个闷骚的),有些咬牙切齿地走出家门。就算换作别人,打开鞋柜门之后看见自己的鞋子没了两双,心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再说了……

这家伙真的知道什么鞋搭什么衣服吗!?他拿到自己的靴子是要做什么、要做什么!?

直到熟悉的摩天轮出现在眼前,梅罗不由得对天发誓,他真的是一路发着呆瞎逛,偶尔看看新出的玩具和巧克力,他的眼睛基本没有聚焦过,所以绝不是他对自己的工作抱有多大的热情——

“梅罗!你今天不是轮休?怎么过来了?还穿得这么……嗯哼?”在门口售票的同事罗斯眼尖看见了梅罗,走过来揶揄道。

“嗯哼你个头!好好干你的活少他妈那么多废话!”梅罗毫不犹豫地朝对方的腰腹来了一肘子,罗斯故作受重创的模样连连后退,硕大的身躯故意蜷缩起来,展现出的形态很是滑稽。在梅罗的再三“威吓”之下,尽兴的罗斯“害怕”地竖起中指跑走了。

十分钟后,梅罗还是借助工作身份之优势出现在游乐场里。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逛逛也无妨!

* * * * *

琳达第一次见到梅罗是去办公室报到的时候,她在门口的职工表上看到这个金发男人的头像。梅罗向来是很惹眼的人,在人群中很容易就能找到,即便不过是个努力令面部表情柔和柔和再柔和的小小头像,也掩饰不住本人自带的强势气场。琳达学过绘画,对这类极具个性的人很是敏感,她不由自主地在脑海中对这个头像进行想像延伸:他是个非常适合当模特的人,全身肌肉线条流畅,举手投足间带着危险的张力,碧绿的眼睛却令人禁不住朝他伸出手,哪怕再向前一步就是无底深渊。他不惧怕亦不在意他人的看法,一意孤行,率性而为,他很适合用黑色包裹自己,神秘魅惑又暗藏危机,就像一名身骑黑马的黑色骑士……

“你就是今天来报到的新人琳达?”苍老的声音拉回琳达飘远的思绪,琳达的视线重回面前坐在办公桌后的老人家。

“是的,我是琳达。”

因为梅罗的形象在见到真人前就已经在心中存了定稿,所以当真在闲暇时间遇到这个人的时候,琳达真可谓是吓了一跳。

这、这也差得太远了吧……

黑马呢?黑色骑士服呢?犀利的眼神挑逗的嘴角呢?这个坐在长椅上看摩天轮打电话的男人真的是那个危险人物梅罗吗?真的是梅罗吗?那个在职工表看到的在这个游乐场上班的梅罗?这个穿着白衬衫米色长裤一脸人畜无害简直能与天使媲美的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于是心里的疑问在见到从洗手间出来的玛特后就这么说了出来,下一刻琳达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玛特友好的表情瞬间崩裂……还是试着挽救一下,好歹这个人看起来不错,虽然总是戴着护目镜。

“呃……其实我就是有点好奇罢了,没想到就算不用上班他也还是往这里跑呢,呵呵呵……”

“没关系,你说梅罗啊,大概是恋人有事不在身边,他感到空虚寂寞冷,就来这里寻求温暖了吧。”玛特故作正经道。

“你可真有意思。”琳达忍不住笑道。

“真的吗?那交个朋友如何?”

“当然可以。”

玛特心里给自己击了个掌,嘴巴就没了个把门的,顺口就爆了个说不上是秘密的秘密,“其实呢,别看梅罗现在这样可怜兮兮的样子,等他男人回来立马就咸鱼翻身秒变大恶魔了。”

“你刚刚说,他男人?”

玛特心里咯噔一下,大义凛然地点头道:“对,他男人。”

“哦——”

“哦?”

“怎么了?”

“没,没事。”再加十分!兄弟我想娶她!发现琳达对梅罗的取向没有别的反应,玛特内心顿时愉快无比,接着又爆了个小隐私,企图掩饰心里的小九九,“他平时都不会这么穿的,只有在他男人出差的时候两个人才会相互换着穿对方的衣服。”

“所以梅罗平时果然不是穿白色而是穿黑色是吗?是吧?”琳达顿时兴奋起来,揪着玛特的衣袖闪着好奇宝宝大眼问道。

“唔……是的。”这下轮到玛特吓了一跳,不论是因为突然缩短的物理距离,还是因为琳达强大的联想力。“他平时基本只穿黑色。”

就像等待已久的考试成绩终于公布出来,自己终于如愿考上第一名那样,琳达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虚实形象相符的事实令她体内的多巴胺迅速分泌,以至于不过脑子地说了句:

“我猜也是。玛特你很适合红色呢,虽然看起来很懒散,但其实是个热情的人。”

这下玛特是彻底蓝屏当机了。

反应过来的琳达脸蛋刷地一下变得通红,松开衣袖的手抬也不是放也不是,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地站在云霄飞车的围栏外,身处喧闹之中却充耳不闻。

 

评论
热度(4)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