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llo/Near, 月/L (《Death Note》)
MN/NM, 月L/L月的清水专属博客
CP不拆

【MN】明日愁来明日愁 16

久远的坑,承蒙不弃还有人感兴趣的话,前文戳此,归档最下方开始。

原创人物慎入 原创人物慎入 原创人物慎入

============================================

16

然而事与愿违,正当莱恩等人以为无声的角力就此开始时,尼亚破天荒地开了腔:“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回房间了,各位晚安。谢谢你们来陪我过这次生日。”话音刚落,他站起身,仿佛没有看见其余三人有些惶惑的神情。

如此的礼貌周到,如此的疏远淡漠,令坐在地上的老人们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想起和尼亚还没有熟络的日子,而他方才的语气竟与初识的他几乎无甚差别!

韦恩有些手脚不协调地跟在尼亚后面站起身,颇为犹豫地喊道:“……尼亚。”

尼亚停下转身离开的脚步,侧身回头看向韦恩,眼睛里是清楚明白的疑问。

向来巧舌如簧的韦恩在这一刻却哽住了,脑海中闪过无数句话,全都堵在喉咙,吐不出来,咽不下去。他知道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在等自己开口说话,可他能说什么?像刚刚才被委婉拒绝的孩子那样挽留他吗?还是恶狠狠地说些违心的话激他其实但求他不要轻生?无论是哪一种,都不可能让尼亚有丝毫动摇。这是尼亚最后想做的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没有人拦得住。这种事,只要有心想做,几乎没有做不成的。就是那么简单。韦恩脑子里出现一瞬间空白,下一秒他回过神后又急得快要心律不齐,只得一边深呼吸一边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一切不过才发生了几秒,莱恩和莫里斯却都度秒如年。时间从没有如此难熬。

很快,莱恩也缓缓站起来,他抬手顺了顺韦恩的背,不意外看见韦恩强忍着快夺眶而出的眼泪。莱恩看向尼亚,一反晚会中喜怒形于色的模样,漆黑的眼睛里好似什么都没有,却又包含了一切。兴许是情绪累积到极致,反倒归于无,他的声音和他的表情一样平静:“尼亚,你知道我们来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你这样说,我们很伤心。后面的话莱恩没有说出来,哪怕这番话的意思再单纯,说出口都难免有摇尾乞怜之感。更何况,不是说了,结局就会发生变化。

尼亚的表情依旧淡淡的,不为所动,好像留在这里的只是一副躯壳,灵魂早已出窍,飞去不知名的地方,声音亦然:“想说的在晚会上都说完了,如果只是想劝我,那大可不——”

“‘顺道说一声,我在此宣布:从此时此刻起,R接任第五代L,P接任联系人渡。’这就是你想说的。”莫里斯的声音自下方响起,鲜红色的眼睛不曾随时间洪流的冲刷变得暗淡,甚至与不断增长的年龄一起更加鲜明而突出。一直以来莫里斯都看似很好说话,但是发起脾气来连莱恩都不敢保证能制住他,若非年纪大了再加上心脏病人不宜太激动,单看他现在的表情,站在身旁的莱恩用脚趾都能猜到他心中所想,不外乎“既然说话行不通那就先打一架再算”一类。虽说老人家打起架来并不好看就是了。

尼亚点头,没有再说话。在场的其他人如果再稍微仔细地观察尼亚,会发现这个向来一意孤行的人今晚居然特别耐心地任他们蹉跎自己的时间,好像无所不容,看似不带感情的钴蓝色眼眸看向他们时有着别样的东西,那是只要他们一个错眼注意到了就会明白的东西。但是他们现在都沉浸在个人的情绪里难以抽离出来,毋论以一贯理性客观的态度看待正在面对的一切。他们更多想的是: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如此种种都不过虚惊一场。

韦恩同样没有再说话。如果这就是他们和尼亚之间的最后一面,好好说道别、哪怕只是一句“晚安”,会不会都比现在要吵不吵的情形好一点。

他想起前些天和哥哥莱恩讨论过尼亚的事,他说他们现在这样从某个角度来说就是把自己的观点或喜好强加到别人身上还理直气壮地说这是为他好,莱恩则用“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人终有一死,不差这三年五载的”这三两句就强行终止对话。而更让韦恩气结的是,莱恩说这些话的时候,莫里斯端了一个大玻璃碗,里面装了洗净的草莓树莓黑莓蓝莓等新鲜莓果,他走到莱恩旁边坐下,连话都没听全就不停点头点得起劲,这还不算,他甚至无视自己这个“远道而来”——好吧其实就在隔壁——的客人,先把碗递给莱恩,等他扒拉够了才放到桌上,示意自己吃点水果。真的是太过分了,韦恩想,要不是自己还记得到这夫夫家是为了尼亚,他都不知道自己来这里只看到别人卿卿我我是不是也活腻了。

说到活腻了……韦恩那双蓝得近乎黑的眼睛蓦地失去了光泽,像是让人把身体抽空了一般,双眼暗淡无光,整个人几乎可以用了无生气来形容。

“莱恩,”韦恩开口打破短暂的寂静,声音有些艰涩,夹带勉强的笑意,“还记得那天我走之前说过什么吗?”

 

评论
热度(2)

© 布鲁梭罗伊斯特 | Powered by LOFTER